蓦然回首,

在流年的时光里,

童年那一串串蹒跚的脚印,

那一句句无知的话语,

已成为不惑之年的最美回忆。

岁月像一把刻刀,

将童年的快乐、

童年的懵懂,

变成心里深深浅

阅读(113) 评论(0) 推荐(0)

五月的第二个周六,按照不成的规定,我回到生我养我的家乡——乐平市众埠镇方家村,陪一陪撂单的母亲。天阴沉闷的急需一场暴风雨来临洗刷才会清新,让人感觉无端异常的沉闷。上午在房里看电视的时候,眼晴的视线内,

阅读(475) 评论(0) 推荐(4)

小时候,我曾问过妈妈:“那里为什么有一缕青烟飘到天空?” “孩子,到了响午,是人家家里在做饭,你看到了吹烟就赶快回家,免得大人担心!”妈妈一脸恬静安祥,摩挲着我的头。似乎炊烟成了一个标杆,成了家的方向

阅读(913) 评论(0) 推荐(1)

晨光曦微,

我打开房门,

在时光的巷口,

遇到一场春光明媚的盛宴。

与春邂逅,

听春风清扬欢畅,

将各色有花儿揽入眼帘,

看萍聚的鸟儿在嫩枝梢上嬉闹。

被春迷醉,

阅读(182) 评论(0) 推荐(0)

带着明朝徐霞客“龟峰峦嶂之奇,雁荡所无”曾经赞誉的感悟,借着“五一”假日这个机会,暂时抛弃城市生活工作的繁杂,收拾心情,怀揣季春之末对我心温婉的浸润,与妻儿一同开启了龟峰一日游的旅程。

昨天还是淅

阅读(184) 评论(0) 推荐(1)

经过几天寒雨的细细浣洗,稍微偏高的温度消失的无影无踪,找不到一点儿余温的影子,冬意渐浓,寒冷渐成今年后几个月天气的主题,有着不可挽回的局势。

虽是如此,我却仍与往常一样,在晚饭过后与爱人一起去热闹

阅读(300) 评论(0) 推荐(0)

独自坐在江南季节的转角处,迎着清澈的风,在微凉的时光里静静凝望,洪塘的春,来得不早不迟,恰是枝头绽绿、百花陆续竟放的时候。

在公园的唇边就可看见,50米左右的栈道处有一座用木头精制的廊亭。只要稍站

阅读(486) 评论(0) 推荐(1)

在这婉约清丽的江南,春是处于半娇半羞半媚状态的。正如那细细的风、柔柔的雨、温软的阳,一半细腻、一半清新、一半温柔、一半缠绵。氤氲的春意,挥洒着如水柔情,使得遍地都是诗韵阑珊的意境。

春天的雷也是一

阅读(319) 评论(0) 推荐(0)

在我居住的凤凰城对面有个公园—天湖公园, 天湖的四周是景观带,也种了很多垂柳。靠湖的南边陌上用大理石砌了一条休闲路,路与柳相伴,柳与湖相依。不管何时徜徉在路上,首先映入人们眼帘的,都是那在路上依次排开

阅读(376) 评论(0) 推荐(2)

在这样明媚的春天里,我总想回到故乡,在家里住上几日,静静聆听春的旋律,徜徉在春的灵魂里,任其牵引着我清艳又淡丽的春梦。

每天清晨,天刚放亮,还在熟睡中的我,便会听到西北边400多年老樟树上鸟儿的清

阅读(322) 评论(0) 推荐(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