布谷声声催,三夏麦收忙。又是一年麦收时节,轰隆作响的收割机自南向北不断奔袭咆哮着,撞耳连连,这是一种幸福美妙的声音。

已经很多年没有感受到麦收时节的宏大场景了,但即便是曾经的一丁点儿的记忆,都是如此深刻清晰:一片片黄色的海洋,正被夏日里一股接着一股的热浪推送着,似波涛汹涌在面前,又似云朵在聚集在咫尺,无不挑拨着那根记忆的弦儿,令整个身体里都充盈着无比地迷醉与向往。

凡事得趁早,这是父母亲对…

阅读(132) 评论(0) 推荐(0)

晚上散步回来的时候,同事给我拿来几颗杏儿。杏儿上带着新鲜的绿叶儿,青里透着些许的嫩黄,一看便知道是刚刚摘来的,这令我很是欣喜。

次日早晨,我按照同事说的大体方向左转西绕一番儿之后,终于在靠近高墙的地方看见了那几棵缀满密密麻麻果实的杏树。

这是个晴朗的早晨,清风早已擦拭干净天空里最后一丝的尘埃,初阳也已在一片湛蓝里迅速扩散开去。发了白的光线有些刺人眼儿,像泼出的水瀑一样,顺着远处绵延不断的山…

阅读(175) 评论(0) 推荐(0)

“母亲,好久以来,就想为你写一首诗,但写了好多次,还是没有写好。”这是冰心在《写给母亲的诗》的一个开头,这正契合我此时的心情,又令我想起我的母亲来。

算算父亲离开我们之后,母亲已经独自生活了十个年头,其间的孤独苦闷又不能向外人言说,这对于母亲无疑是最大的伤害。我所在的城市离家不是很远,一年也能回家看望母亲几次。但今年因为疫情的影响,春节里匆匆回又匆匆离开,未能坐下来陪母亲多说说话,总感觉是亏欠…

阅读(168) 评论(0) 推荐(0)

“咕咕咕咕…”这是布谷鸟浑厚高亢的叫声。曾几何时,这熟悉的叫声总会在芒种快要到的时候响起,不免勾起我对于麦收的诸多回忆来。

儿时的记忆里,每每听到布谷鸟的叫声,父亲便把家里的所有镰刀磨得铮明瓦亮,据说锋利得程度可以将一根头发丝吹弹可断,这是否属实我没有实验过,但我对于镰刀的那种明晃晃的亮的惧怕,倒是确确实实存在过的。

那个时候的我对诸多事物充满了好奇,即便是这布谷鸟的叫声,也总是追着父亲问…

阅读(142) 评论(0) 推荐(0)

如果说八月是夏秋转换过渡的季节,北方的秋老虎还时不时呈下威风,早早晚晚的凉爽才令人浅尝些许初秋的味道,那么九月的秋却真真实实地来了。

天气晴朗的早晨,天空是一望无际的湛蓝。远处的山峦不再飘飘渺渺,从城市任何的一个广角处,你甚至可以清清楚楚地看到山与山之间的筋脉。大约十点钟的时候,湛蓝的天空里开始飘过几片零散的云片片儿,干净地像浣洗过的白纱缎儿,且行且住地在天空里游荡,仿佛是先遣的探路者,也许等…

阅读(124) 评论(0) 推荐(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