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阳节刚过,一股冷空气就光顾了我们这座小城,一夜之间气温降了十几度。这突如其来的寒意,一下子将人从秋的惬意里赶进初冬,外出的人们不得不穿上厚厚的衣服,骑电动车的早已经换上棉挡风被。

妻下班一进门,便抱怨起电动车电量不够使来 。

“天冷了就这样,何况你的电动车已经好几年了,要不可你骑儿子的电动车吧。”我安慰着妻说。

“你可别提他的车子了,我骑着特别不得劲儿,不只是车把发轴,速度快了,还有…

阅读(130) 评论(0) 推荐(0)

因为路上的耽搁,母亲进进出出好几趟才总算接到我。

旧时街道老巷口,眼前便是再熟悉不过的老家庭院。我跟随母亲进得门来,映入眼帘的依然是盛秋季节小院里一派硕果累累的丰收景象。柿子树是小院的主角儿,一树黄橙橙的密密麻麻的果子,细长细长的枝丫被果子沉沉地压将着,树枝尖儿仿佛就要垂到地面上,有一种托举不起的负重感。

几只馋嘴的灰喜鹊,爱偷食的大斑鸠天天赖在树上,吵吵闹闹的,但凡听见一丁点儿的动静便迅…

阅读(275) 评论(0) 推荐(2)

当我结束了一天的行程回到家的时候,太阳也徐徐地向西山奔去,落日的余晖将西天渲染的光彩夺目。

这是城市的傍晚,就因这夕阳在云际间反反复复地,不断形成的崭新的景色,就已经让我感到无比地兴奋。你看这西天的云彩呀,在夕阳橘红色的光晕里,被镶嵌上光亮的金边儿,一会儿游走着,哪怕是静静地停止一小会儿,都会呈现出不同的令人捉摸不透的形状。有的像一尊观世音禅修时的莲花宝座,菩萨遁化了真身,幻化成一匹迎着太阳奔…

阅读(317) 评论(0) 推荐(1)

小城位于鲁东南距离海边不远的地方,因为地理位置的原因,对秋天的到来尤其敏感。

初次来小城的时候,正是处暑后的几天,内地的天气依然是秋老虎横行,即便在室外来往上短短一遭儿,一住脚儿背部已经洇湿一大片,这初秋的燥热令整个身心都安静不下来。倒是小城,虽然阳光还刺人眼,但吹过的风儿已经是清清凉凉的了,让人暂时忘却内陆城市里近乎蒸笼似的折磨与无奈。

几只白鸽儿在蓝天白云间飞过,一片枯黄失色的落叶被摇…

阅读(708) 评论(0) 推荐(2)

一帆风顺,不只是一句祝福语,它还是一种叫白掌的花卉的别名。因其开花时,洁白的船帆形的花朵被一根长长的绿茎托举着,很像一艘风劲帆正悬的白帆船,取其名曰“一帆风顺”实在是恰当不过了。

几年前一个偶然的机会,我去花市为单位采购几种装饰厅堂的花木。这些装饰厅堂的花木大都大型的花树较为常见,像巴西木、富贵竹、发财树等一类常绿的植物。即便当时花店店主极力推荐了这种叫“一帆风顺”的花卉,我总觉得这种花只适合…

阅读(338) 评论(0) 推荐(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