除夕的晚上,家家都沉浸在亲人团聚的幸福之中。讲究的人家自然要七个碟子八个碗地弄上一大桌,父子兄弟借此谈谈心,叙叙情,然后都脸红脖子粗地饮下几杯白酒,这合家团聚的氛围便更加热烈了。

母亲因为年前刚刚住院回来,无论身体上还是心理上都不比从前,凡事都是心有余而力不足。我们自家女人也因为各种原因未能回家,只靠我们三个不懂家务的老爷们,在母亲的指点下能完成调馅子、烙火烧、包水饺的活计儿已经实属不易,虽然…

阅读(472) 评论(0) 推荐(4)

持续的寒潮低温,在冬天里本是无可厚非的,但这种多年来未曾有过的渗到骨子里的冷,还是让人腹诽怨怼。也许,一场像模像样的雪事的到来,会缓解分散一些畏冷的情绪吧。

往常,北方的雪来得早,然后一路南下,一直到鲁豫地区雪事都蔚为壮观,令南方的朋友很是羡慕。而今冬的天气却是奇怪。且不管这渗到骨子里的冷使人无法忍受,就只是这雪的路经就令人不可捉摸。先是东北早早飘起雪来,然后安徽、江西下起大雪,紧接着杭州、上…

阅读(286) 评论(0) 推荐(1)

认识丫儿是在母亲住院的时候。丫儿个儿不高,皮肤黝黑,说话大嗓门,很泼辣的北方农村妇女的样子。

起初,由于丫儿对住院的已经九十四岁高龄的奶奶在言语上有些粗鲁,对于父亲提出帮忙洗衣服的要求也不情愿,心底里对丫儿颇有些看法。

后来听病房里其他病人的陪护人讲,老太太嫌自己在医院住的太久,很疼惜自己这一把年纪还乱花钱,想用绝食的方式抗议儿子及医院对自己的治疗;再者丫儿家里的孩子也生着病,心里又牵挂着…

阅读(247) 评论(0) 推荐(0)

这是一株称作“长寿花”的绿植,至于学名以及科属概莫能知了。

当初妻子从娘家搬来时,只是觉得绿意葱葱且厚实的叶片,和多肉一类绿植很是相似,并未有其他出彩的地方,就静静地养在自家阳台里,就算是给这个稀有花开的时节多增添一丝绿意罢了。

阳台的空间很是宽绰。妻知道我喜欢花花草草的,爱屋及乌地也养了些花卉,像君子兰、虎皮兰、蟹爪兰、紫竹以及碰碰香一类矮矮的花卉,无论开花的还是绿叶繁茂丰盛的样子妻都喜…

阅读(451) 评论(0) 推荐(3)

重阳节刚过,一股冷空气就光顾了我们这座小城,一夜之间气温降了十几度。这突如其来的寒意,一下子将人从秋的惬意里赶进初冬,外出的人们不得不穿上厚厚的衣服,骑电动车的早已经换上棉挡风被。

妻下班一进门,便抱怨起电动车电量不够使来 。

“天冷了就这样,何况你的电动车已经好几年了,要不可你骑儿子的电动车吧。”我安慰着妻说。

“你可别提他的车子了,我骑着特别不得劲儿,不只是车把发轴,速度快了,还有…

阅读(422) 评论(0) 推荐(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