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一天,也是在这样旺春的季节,我突然很想念,很想念那个曾经在我生活中,留下许多快乐回忆的乡村院落。如今,那个院子里已经没人居住了,已经是一个被废弃很久的园子了。

于是,在一个晴朗的某一天,也是在偶尔的机会,我便独自去看望了那个留有我生活痕迹的废弃园子。看到这个荒败废弃的院落,我想起了很多,很多......

记得,在我刚刚记事的时候,刚刚有些能够记忆的时候。也就是那场文化大革命浩劫过后某一年…

阅读(1681) 评论(0) 推荐(1)

文/潘虹

当一个女人,到了不惑的年龄,当你已经感觉小时候已经离现在很久远的时候。在某一天,或某一阶段,你会突然觉得,尘世间的许多人或事,自己都能忍受,都已经看懂,看透。也能够总结出许多叫做“经验之谈’的东西来。你会觉得原来自己很渺小,渺小得只能够在自己小小的生活圈中勉强生存而已。

记得哪位名家曾这样说过:“当一个女人,在成长或生存过程中,总想给自己找个导航的先例,往往依赖前人之鉴做后人之事…

阅读(1242) 评论(0) 推荐(3)

情人

带着我的情诗

我们去私奔

到原始的林子

造个小屋在那里

房前

我种一片向日葵

屋后

你洒下苜蓿花的籽粒

开垦一片小菜地

我中土豆开紫花

你种地瓜像似牵牛花

一日三餐都种下

情人

白天一起看日升

傍暮陪你数星星

风是你的早春

雨是我的晚秋

夜环绕

我们的暧昧无需谁知晓

带一抹夕阳回茅舍

携一片月光入眠床

触…

阅读(3110) 评论(0) 推荐(4)

文/潘虹

坐在高高的飘窗前,看天空稍稍有些暗淡。空气中嗅不出初夏别致的味道,感觉不出万千风情无限诗意的暖意。该是小阴天的原因,让我格外想念晴朗的日子,想念有清风的浅夏,期望能有一阵花香拂面,能有一种超脱的轻盈碾过我的灵魂。

午后,很静。偶尔,有一阵风轻悄地滑过窗檐,摇曳着窗外高大的槐荫。树荫里便不时传出纷乱不和节奏的雀鸟杂乱的啾鸣。每每浅夏的风吹过,我便嗅到遥遥远远地麦香味道,仿佛又嗅到母…

阅读(3657) 评论(0) 推荐(8)

文/潘虹

不知道你还写信吗,还有写信的习惯吗?那些陈旧的墨迹,泛黄的信笺,我如今,依旧喜欢,我还收藏着,都收藏着。翻阅那些尘封的记忆,总是会流淌出一个个动人的故事,总是会牵引出一段段快乐与悲伤的日子。也许,写书信的时代早已被时髦快捷的电话和网络代替了,早已被时代遗弃了,但那点点滴滴的墨香,那柔柔软软的信笺,它却是我们永远无法遗忘的记忆......

你知道,如今,我仍然一如既往的续写着我的寂…

阅读(4448) 评论(0) 推荐(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