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情,那2个卑微得不能再卑微的字眼。那一年的那个夏天,痛了我每一年的夏天。我的左耳还是如以前一样听不到任何声音,而右耳却听见了你从天堂传来的我爱你。

我的心微微的抽泣,眼泪忍不住如星光般坠落。我心疼为何我的左耳听不见你说的那句我爱你。

又是一年花开的季节,我逃难似的逃离了曾经有你的地方,来到了接近海滨的一个远方学校,只是为了忘记你留在我心底的伤痛,却想不到思念还是如海水一般泛滥。我的心如…

阅读(3899) 评论(10) 推荐(9)

《一》 有些事情说不清楚的巧合

我坐在喧嚣嘈杂的酒吧里,又点了一杯威士忌酒,斜靠着吧台前的座椅,躁动的音乐声一阵阵袭来,整个酒吧仿佛都在震动。

我有些失神的望着对面一对暧昧的情侣,像受到了刺激般猛的抓起吧台上的酒杯,往嘴里灌。尽管我已经脑袋生疼得喝不下了,手上的动作却不由我控制一般,一个劲的往我嘴里倒着一种可以让我麻木得忘却疼痛的液体。

是的,我又再次被那个叫程焕的男人骗了,他一直都和…

阅读(2337) 评论(0) 推荐(5)

思念疯狂的钻进身体的每个细胞,散落在青春里面的记忆一个个拼凑开来,钻心的痛从心底蔓延开来。脑袋像要爆炸的气球,涨得生疼,记忆又从蜷缩的角落唤醒,铺天盖地的袭来。

――楔子

《一》

顾夏从酒吧打来电话时已经是半夜,她哭诉着告诉我,她又和程远笙分手了。我早已习惯了她有事没事就说失恋,过两天又复合了。我不知道她脸皮怎么可以厚成这样,早就告诉过她,不要在半夜打电话再来哭诉她逝去的爱情,更何况她…

阅读(5494) 评论(1) 推荐(13)

日光向暖,冬季暮北

文∕顾汐偌

Chaper1

哈尔滨的冬季很冷,这里下了第一场雪。我在想,我们的相遇是不是也是两条平行线没

有相交点。

我麻木的在雪地里行走,手揣在兜里,没有一丝温度,依旧是冷冷的。

在这个不熟悉的地方,我更加的沉默了,医生说我的病又加重了。

我又想起了初次见你时的场景,也是那样的冷,手冻得麻木没有知觉。脚底传来的

丝丝凉意一阵阵袭来,仿佛整个冬天…

阅读(3861) 评论(2) 推荐(3)

文;∕顾汐偌

浅笑低语,纪念一段明媚如花的忧伤。

阁楼上,一女子抚弦而歌,半点凄凉,谁渲染了离别之思。曾记否,她的笑如夏花之绚丽,印刻在时光里的错落年华,无处安放。

琴声幽幽,恍若离世的梦境,我驻足停留。这一刻,只是为了倾听。

凝望那深处,有种最初的感动,那灵魂深处的静寂,是谁在演绎一段不为人知的爱恋?此时,我只是你生命中的过客,浅意识留恋,这也许只是我的一厢情愿。

路过雨季,…

阅读(2421) 评论(1) 推荐(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