虽然现在还没套出他家住何处,但是知道了个人名,初阳,那么就有了一线希望可以找到他家了。可是现在我带他出去,要是晚上巡逻的警察发现我带着丢失的儿童,不知道我会不会被带到警察局去,然后给我判个买卖儿童的罪,想着就怪吓人的。

可是现在这情况……??

小男孩一直死死地拉着我的手,生怕我一不留神就跑了,丢下他一个人。不过他很兴奋地到处瞧来瞧去,像个好奇宝宝般问东问西。难道在被拐卖之前他一直都没有上过…

阅读(1436) 评论(0) 推荐(0)

“这位公子只是点皮外伤,因为伤口感染了所以才会发烧。我开几帖药,给他服下即可。对了,这个是外敷的药,一天两次,记得要给他清理伤口。”

“谢谢大夫,萍儿……”顾小沫看着还在昏睡的少年,吩咐着。

“萍儿知道,大夫这边请。”萍儿领着大夫离开了房间。

顾小沫擦了擦还在不断冒冷汗的少年,觉得他很可怜。在那个袁家一定受了很多的苦,才会想到跑出来。可结果被发现了。

“唉。”顾小沫轻轻地叹了口气,…

阅读(1475) 评论(0) 推荐(0)

今天我们要讲的是一个人。一个什么样的人呢,为什么会在这里讲呢,嘿嘿,我们下面会分析的。这个人是个大学老师。什么大学的老师会拿到这里来讲呢?嘿……您先别急,我会跟你讲清楚的。

这个老师是某某学院的新闻系的老师,应该算是元老级的人物的吧,要是放在丐帮,应该是要背好几十个麻袋的那种。既然说是是长老,当然在学院里,学生里都会有些声望。这个还真不假,真是这么回事。

话说当年,有一批刚入大学不久的新兵…

阅读(1641) 评论(0) 推荐(0)

天一擦亮,外公就牵着家里的大水牛下地去了。南方的天气,适合犁田的时节多是在冬季前后,天很冷,但是对于农民来说,那个时候倒弄田地,来年才会有好的收成。特别是水稻收割后,剩下没有收走,散落在田地里的水稻种子,此刻已经抽出新芽来,这个时候犁田,可以把它们当做来年的养分,这样,从地里长出来的庄家才好。

外公挽着裤管,下到田里,田里的水在冬季已经很冷了,但对于干惯了农活的老农来说,这不算什么。累了的时候…

阅读(1557) 评论(2) 推荐(2)

不知不觉,我都已经在这里发表了这么多文章了,有的是写在我空间上的,有的是很久以前就存在我电脑的旧文。人真的很奇怪,像我小时候,很喜欢写作,最大的愿望就是一个当个作家,可是后来这个愿望也搁浅了。只是偶然想起来的时候心里还会有点悸动,但是坚持写作,倒是没有以前那么纯粹了。

人的纯粹,会随着时间的推进而流失,我就是这样,小时候越强烈的愿望,现在越是觉得对不起它,可总是不能坚持。人长大了,随之而来的就…

阅读(1526) 评论(1) 推荐(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