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惯了北倚秦岭、南麓巴山的汉中繁盛,来至故国边陲之地宁夏的银川。在这曾呼之为“不毛之地”的西夏王国,我平生第一次见识了滔滔黄河的壮美、莽原千里的广袤、和黄沙万里扬的沙漠雄浑,以及贺兰山壁立万壑的巍峨峻峭;在这里,大自然不吝豪迈,振臂挥毫,将山河、沙漠、草原书就一曲“西夏长歌”的交响乐,以鼓舞、激励世世代代的西夏儿女顽强不屈,努力拼搏。

—、通湖草原

通湖草原称之为《世界沙漠地质公园》,属宁…

阅读(2) 评论(0) 推荐(0)

奔放的藤蔓,潮涌着予我们一夏的激进,在火热的光阴里飞跃、奔腾、一往无前,尽情绽放生命的力量。

漫步夏天的早上,迎一怀清风,踏两脚晨露,耳闻树上喜鹊声,吮着清气放目看。庄稼植被葱茏苍翠,繁茂旺盛。藤蔓们争先恐后,谁都不甘示弱。葡萄藤朝阳扶架、蜿蜒而行,叶如盖、果如玉、串串晶莹剔透,或青、或紫、汁浓味甘,看着都得垂涎。

扶援而上的凌霄,在院落、在墙头,在房前屋后,只要攀得上的它都尽力去攀,拼尽…

阅读(42) 评论(0) 推荐(1)

母亲见我回家,兴奋得在屋里来回的奔忙,完全停不下来,翻箱倒柜的拿出面条下进水缸里,将满是泥土灰尘的带壳花生投进火炉上的水壶里;我问:妈您这是干啥呢?妈说:“我给你做饭呢”!我哭笑不得又心酸不已,妈这是咋滴了呢?

到了暮年的母亲,发觉孩子的孩子们都已长大、上学、工作,相继脱离了她的朝夕呵护时,一向忙碌的身心忽地闲了下来,有些无所适从;渐渐的,连同行走的岁月是如何划过她眼前世界的,竟也浑然不觉..…

阅读(1346) 评论(0) 推荐(6)

假如我病入膏肓

请许我悄然离去

在天的那边

在云水松岗

还有更大的舞台

等着我高歌吟唱!

假如我病入膏肓

请别再费尽思量

冰冷的器械

殷红的血浆

毫无意义的生命

何必平添苦痛忧伤?

假如我病入膏肓

请予我一窗亮光

静栖文字被

安卧墨香床

看山水逶迤细浪

闻竹风松涛振荡。

假如我病入膏肓

许我孤独中畅想

宁静里思索

阅读(2575) 评论(0) 推荐(4)

去年端午节那天,我独自在文字的海洋里漫无目的的泅渡,渴望找到一方清宁的彼岸,以安放那颗从热闹中仓惶逃亡的灵魂。

然而,文友们《粽香飘飘端午节》、《端午情节,多少相思醉》、《粽香飘满思乡路》等等,这类的文字就像千军万马席卷着向我奔涌而来;无论内容表达什么,单是标题就已将我的情绪迫于四面楚歌的困境。逃离了节日的熙攘人群,又落入墨染的节日围剿。

汨罗江水滚滚流,淘不尽诗人那一腔爱国情操,“路漫漫…

阅读(3641) 评论(0) 推荐(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