母亲见我回家,兴奋得在屋里来回的奔忙,完全停不下来,翻箱倒柜的拿出面条下进水缸里,将满是泥土灰尘的带壳花生投进火炉上的水壶里;我问:妈您这是干啥呢?妈说:“我给你做饭呢”!我哭笑不得又心酸不已,妈这是咋滴了呢?

到了暮年的母亲,发觉孩子的孩子们都已长大、上学、工作,相继脱离了她的朝夕呵护时,一向忙碌的身心忽地闲了下来,有些无所适从;渐渐的,连同行走的岁月是如何划过她眼前世界的,竟也浑然不觉..…

阅读(1186) 评论(0) 推荐(6)

假如我病入膏肓

请许我悄然离去

在天的那边

在云水松岗

还有更大的舞台

等着我高歌吟唱!

假如我病入膏肓

请别再费尽思量

冰冷的器械

殷红的血浆

毫无意义的生命

何必平添苦痛忧伤?

假如我病入膏肓

请予我一窗亮光

静栖文字被

安卧墨香床

看山水逶迤细浪

闻竹风松涛振荡。

假如我病入膏肓

许我孤独中畅想

宁静里思索

阅读(2362) 评论(0) 推荐(4)

去年端午节那天,我独自在文字的海洋里漫无目的的泅渡,渴望找到一方清宁的彼岸,以安放那颗从热闹中仓惶逃亡的灵魂。

然而,文友们《粽香飘飘端午节》、《端午情节,多少相思醉》、《粽香飘满思乡路》等等,这类的文字就像千军万马席卷着向我奔涌而来;无论内容表达什么,单是标题就已将我的情绪迫于四面楚歌的困境。逃离了节日的熙攘人群,又落入墨染的节日围剿。

汨罗江水滚滚流,淘不尽诗人那一腔爱国情操,“路漫漫…

阅读(3496) 评论(0) 推荐(4)

初夏更胜春,

放目数绿茵;

“竹径通幽处,

禅房花木深”。

又是初夏风清的日子,星璀璨、月朗朗,蛙声一片。如诗如画的季节,不遗余力的予大地穿绿戴红,给日月妆金饰银;在最好的时节让繁茂鼎盛逶迤一帘光阴的幽梦,于月影星辉下轻吟,随箫声竹韵而浅唱......

每到这个季节,即便身居斗室,亦然心中明媚、盎然一片!更何况走进自然,醉进月辉呢?习惯了简静独处的日子,守一窗清风明月与文字共话…

阅读(11791) 评论(0) 推荐(15)

快过年了,张大爷一连跑了几趟中山南路408号都没见到清清,问过其他人才知道,她又去外地学习了;老人家揣在衣兜里的手,紧紧捏着那个红包心里惴惴的向工行门外走去......

张大爷跟老伴年近八旬,膝下一女远在海外常年不得一见。所以,闲暇时总到银行琢磨理财、保险啥的,只为打发时间,以填补孩子不在身边的寂寥。这一来二去的,就跟这里的工作人员熟悉起来,特别是客户经理——清清。头一回见那孩子,她笑吟吟可亲…

阅读(1321) 评论(0) 推荐(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