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园的腊梅开了,在寒风里悄然绽放。走过静谧的湖边,在凛冽的寒风里闻到了一缕淡淡的幽香,由远而近,萦绕在四周,一眼望去,路边几株横斜疏影的腊梅,枝干曲折古朴,在铮铮铁骨似的枝头,黄色的腊梅花正争先恐后地

阅读(2524) 评论(0) 推荐(1)

早上,吃过早点就去陈家剃头店剃头,冬天早晨的老街还很冷清,剃头店里还没有顾客光顾,我推开玻璃店门,陈师傅笑脸相迎,让我在理发大椅子上坐好,围上围裙,边剃头边有一句沒一句的闲聊起来。我说“进九了天怪冷的

阅读(1081) 评论(0) 推荐(1)

“天时人事日相催,冬至阳生春又来。”挂在墙上那本厚厚的日历,被一张张撕去,只剩下寥寥几页。又到冬至了,随之严寒降临,“一九二九不出手、三九四九冰上走、五九和六九河边看杨柳……”,严冬过后又是新年的春天

阅读(1747) 评论(0) 推荐(5)

如果说秋浦路上的银杏树,是晚秋初冬时一幅美丽的图画,惹得路过的人都驻足观赏,落叶萧萧满地铺金,真的是美不胜收。但也切不可忽略了罗城路上的乌桕树,此时正是满树的叶子鲜红可爱,灿然如火般燃烧在寒冷的枝头。

阅读(1189) 评论(0) 推荐(0)

秋末冬初一个阴霾的午后,我走进齐山湿地,放眼望去,色彩斑斓,空旷深远,其间有爬满藤蔓的老树,挂着一串串红玛瑙般野果的灌木丛,乌桕树光祼的枝头上缀满珍珠般的乌桕籽,芦苇荡边许多参差不齐的树木,叶子从翠绿

阅读(878) 评论(0) 推荐(1)

秋风阵阵送寒来,翠绿的银杏树叶子渐渐地变黄了,金黄金黄,一阵风吹过,纷纷扬扬落得满地都是。

巷口那几棵法国梧桐树,在寂寥中伫立着慵懒的身躯,没有了往日的生机勃勃,夏日黄昏时成百上千归巢麻雀的那一片

阅读(1335) 评论(0) 推荐(3)

家乡山水,饮誉江南。秋浦河清溪水,浸润着这片淳朴的乡土,山清水秀酒亦香醇。李白五游秋浦,常常独酌清溪江祖石上,“举杯向天笑,天回日西照。”畅饮着香醇的美酒,流连山水不知归,吟咏出“永愿坐此石,长垂严陵

阅读(1209) 评论(0) 推荐(3)

酒里乐趣多,壶中岁月长。晚年唯一的爱好喝点小酒,喝酒都是喝九华山酒业酿制的酒,因为家乡的酒口味纯正,酒香绵长,一直是历久不变的老味道。

隔不了十天半月总会拎着酒壶,到包公井旁的九华山酒业门市部打散

阅读(1642) 评论(0) 推荐(3)

今日秋分,从昨夜到清晨秋雨绵绵,老巷口那里几棵梧桐树,入秋以来许多叶子已经开始泛黄,经过昨夜风吹雨淋,纷纷坠地,铺满静寂的巷道。落叶知秋,从萌生到飘落年年如此。

秋分时节,已经到了“一场秋雨一场寒

阅读(3173) 评论(0) 推荐(2)

晚年的我,常常喜欢写点文字,因此许多记忆里的人和事又鲜活在眼前。虽然走过许多地方,而留在记忆里挥之不去的却是清溪村,因而清溪村也就成了我文字中提到的最多的地方,如果要我用一个词来形容对清溪村的思念,应

阅读(1138) 评论(0) 推荐(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