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遇你,在金陵。雕栏玉砌美轮美奂。我看你衣袂翩翩,手捧香茗,吟诗作赋。琴棋书画,诗酒茶花,你一人,独占金陵风雅。你说,你字为重光。。。。重光?

再遇你,在汴梁。凤阁龙楼连霄汉,然楼上鸱吻不在。我站在门外,听到的,非十三年前的袅袅琴声,而是悲响了三年的哀泣。你,从“一壶酒,一竿纶,世上如侬有几人”变成了“往事已成空,还如一梦中。”重光,我听闻,那十三年来,你在那无可奈的帝王命的束缚中,昏庸无能的…

阅读(34) 评论(0) 推荐(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