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小就酷爱诗词。既便到了晚年,还依然执着地热爱着。最爱看中央电视台播放的《中国诗词大会》,每当电视里播放这个节目,总会放下手上的事情,坐在电视机前,全神贯注地静心聆听,这档节目从第一季到第三季,场场必看,古诗词浓浓的韵味和无限魅力再一次震撼了我的心灵。

随着场上选手的激烈比拼,从唐诗到宋词,从李白到苏轼,那些曾经读过的诗词名句又重新在脑海里浮现出来。虽然年近古稀,重温熟悉的篇章,回望走过的风雨…

阅读(49) 评论(0) 推荐(0)

汽车在高速公路上向南京奔驶,早春的暖风驱走了残冬的寒冷,浓郁的年味还笼罩在城市和乡村的天空,时而从云层里投射出的阳光,照耀着远山近树和旷野的青青草色,春天在悄悄萌动,正姗姗而来,眼前的一切都是欣欣向荣的景象。

石头城是南京的别称,南京是座历史悠久的古城,历尽沧桑的“六朝古都”,三国鼎立,她目睹群雄角逐争战;六代兴替,她阅尽王朝的曲终幕落。真是一个“钟山龙盘,石头虎踞” 地势险固,风景秀丽 的城…

阅读(476) 评论(0) 推荐(0)

过了腊八就是年,年味随着纷纷扬扬的雪花飘来了,寒风里夹杂着从街边炒货店里飘散出来的花生瓜子和冻米糖的香味。

“卖甜酒、小汤圆喽!”吆喝声由远而近,薄暮时分一辆小三轮车匆匆穿过街口,向小巷深处驰去。如今过年,很少有人在家里酿米酒,图省事,想吃的时候,看见卖米酒的来了买一点,清早起来吃甜酒打鸡蛋,或者甜酒下汤圆,也还是满有滋味的,甜甜的米酒温暖了寒冷的腊月。

老城区的小街小巷开始忙碌起来,剃头…

阅读(628) 评论(0) 推荐(2)

南园的腊梅开了,在寒风里悄然绽放。走过静谧的湖边,在凛冽的寒风里闻到了一缕淡淡的幽香,由远而近,萦绕在四周,一眼望去,路边几株横斜疏影的腊梅,枝干曲折古朴,在铮铮铁骨似的枝头,黄色的腊梅花正争先恐后地绽放在枝头,心中一阵欣喜,期盼多日的腊梅花终于开啦!在群芳落尽,万木萧瑟的园中,这几树腊梅“占尽风情向小园”悄悄开放在最冷的枝头,独放幽香满园中。

常常在园中散步,看惯了园中百花盛开,万紫千红。众…

阅读(1440) 评论(0) 推荐(1)

早上,吃过早点就去陈家剃头店剃头,冬天早晨的老街还很冷清,剃头店里还没有顾客光顾,我推开玻璃店门,陈师傅笑脸相迎,让我在理发大椅子上坐好,围上围裙,边剃头边有一句沒一句的闲聊起来。我说“进九了天怪冷的,现在还没有客来?”陈师傅笑着说:“是哦,夏天五六点钟就起床了,冬天都怕冷,八九点钟街上还壳人,都捂在被窝里懒得起来”。边说边熟练地握着电剪子,聚精会神一丝不苟地给我剪着头发。几十年来,只要剃头我总是…

阅读(553) 评论(0) 推荐(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