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世纪的五六十年时,有许多日用物品的称呼与现在有所不同,如火柴人们叫它洋火,点灯的煤油叫洋油,连小孩子玩的画片也叫“洋画儿”,因为这些物品大多是舶来品,是外国货,所以都冠以“洋”字。不过当时为什么写字的钢笔,人们也都习惯地称之为“水笔”,这也许是这种笔是吸墨水写字,故而如此称谓吧。

一支水笔用坏了,在今天,自然是一扔了之。但是在上世纪的五、六十年代,物资匮乏,老百姓都不富裕,身上的衣服都是新三…

阅读(6) 评论(0) 推荐(0)

楼山街旧影

(一)

池州的郭西街在民国时曾被称为“楼山街”,这个街名和明末著名文学家吴应箕先生有关。吴应箕字次尾,号楼山,他是石台大演乡高田人,是明末的政治家和文学家。清兵入关后,他在家乡起兵积极抗清,兵败被擒,十月十七日被杀害于池州城外石灰冲山口施村。清道光二十九年(1849)山口施村二秀才施士端、施士谦感其忠烈,在殉难地捐立碑石,以志纪念。民国初年,建吴应箕、刘城二公祠于百牙山,并将池…

阅读(46) 评论(0) 推荐(0)

三月的暖阳,照耀在生机勃发的百荷园里,春风用它温柔的手,象孩子般淘气地抚摸着人们的脸颊,麻酥酥的,让人感觉好想睡觉。公园里绿草如茵,一簇簇含苞待放的桃花,一一行飘拂的柳丝,把人们从蛰伏已久的家中招唤着来到这里。

我喜欢桃花,是它极为普通而又常见,当春风吹来的时候,一夜间染红了枝头,“满树如娇烂漫红,万枝丹彩灼春融。”明亮灼目,渲染出一派融融的春色。每当百荷园里那几株桃树开花的时候,我都会前去观…

阅读(92) 评论(0) 推荐(2)

翠微路与长江路交汇处,曾经是杏花村酒厂、食品厂、汽车站的旧址。如今那里高楼林立,商铺云集。大润发和新西街,每夜霓虹闪烁,人流涌动。在繁华喧闹中,很少有人知道,这里曾是一座桃花盛开的桃花山。

池城上了年纪的人,心中依然还有一缕对桃花山的记忆和眷恋。 “池州日报” 曾登载过一篇《池城古迹“桃花山”》 的散文,文中八旬老人王珍珠这样写到:“桃花山位于古池城之内,西起秀山门,东达城隍庙(老池州汽车站和…

阅读(264) 评论(0) 推荐(0)

每年当父亲节到来的时候,心头总会荡起五十多年来不曾淡忘的思父深情!这么多年来,父亲的身影时时刻刻都清晰的留在我的脑海里,好像他那深邃的眼神总还在远远地注视着我。

今年的父亲节又悄悄到来,为了怀念父亲,为了不能忘却的记忆,用虔诚的心写下我对父亲绵绵不绝的思念。也是对他的在天之灵最好的祭奠。 虽然我在九岁时就失去了父亲,但父亲给我的爱如江河之水无有尽时。父爱是我生命之河里至深的源泉,无时不在滋润着…

阅读(484) 评论(0) 推荐(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