过了腊八就是年,年味随着纷纷扬扬的雪花飘来了,寒风里夹杂着从街边炒货店里飘散出来的花生瓜子和冻米糖的香味。

“卖甜酒、小汤圆喽!”吆喝声由远而近,薄暮时分一辆小三轮车匆匆穿过街口,向小巷深处驰去。如今过年,很少有人在家里酿米酒,图省事,想吃的时候,看见卖米酒的来了买一点,清早起来吃甜酒打鸡蛋,或者甜酒下汤圆,也还是满有滋味的,甜甜的米酒温暖了寒冷的腊月。

老城区的小街小巷开始忙碌起来,剃头…

阅读(295) 评论(0) 推荐(2)

南园的腊梅开了,在寒风里悄然绽放。走过静谧的湖边,在凛冽的寒风里闻到了一缕淡淡的幽香,由远而近,萦绕在四周,一眼望去,路边几株横斜疏影的腊梅,枝干曲折古朴,在铮铮铁骨似的枝头,黄色的腊梅花正争先恐后地绽放在枝头,心中一阵欣喜,期盼多日的腊梅花终于开啦!在群芳落尽,万木萧瑟的园中,这几树腊梅“占尽风情向小园”悄悄开放在最冷的枝头,独放幽香满园中。

常常在园中散步,看惯了园中百花盛开,万紫千红。众…

阅读(973) 评论(0) 推荐(1)

早上,吃过早点就去陈家剃头店剃头,冬天早晨的老街还很冷清,剃头店里还没有顾客光顾,我推开玻璃店门,陈师傅笑脸相迎,让我在理发大椅子上坐好,围上围裙,边剃头边有一句沒一句的闲聊起来。我说“进九了天怪冷的,现在还没有客来?”陈师傅笑着说:“是哦,夏天五六点钟就起床了,冬天都怕冷,八九点钟街上还壳人,都捂在被窝里懒得起来”。边说边熟练地握着电剪子,聚精会神一丝不苟地给我剪着头发。几十年来,只要剃头我总是…

阅读(347) 评论(0) 推荐(0)

“天时人事日相催,冬至阳生春又来。”挂在墙上那本厚厚的日历,被一张张撕去,只剩下寥寥几页。又到冬至了,随之严寒降临,“一九二九不出手、三九四九冰上走、五九和六九河边看杨柳……”,严冬过后又是新年的春天,时光如白驹过隙,这一年何其匆匆。正是:“时光流转寻常事,世故惊心感慨多。”

冬至,进入了数九寒冬,天气越来越冷,窗台上几盆月季、茉莉、紫罗兰在寒风中瑟缩颤抖,没有了往日蓬勃舒展,欣欣向荣的景象。…

阅读(824) 评论(0) 推荐(5)

如果说秋浦路上的银杏树,是晚秋初冬时一幅美丽的图画,惹得路过的人都驻足观赏,落叶萧萧满地铺金,真的是美不胜收。但也切不可忽略了罗城路上的乌桕树,此时正是满树的叶子鲜红可爱,灿然如火般燃烧在寒冷的枝头。“乌桕叶丹天已寒”,那一片片红叶就是乌桕树寄给寒冬的请柬。

清溪河畔的罗城路,紧挨河边,路不太宽,静谧而幽深,两边尽植乌桕树。这里车辆少,沿路都是清溪河景观,有古桥,有一览亭,有泊在岸边的画舫………

阅读(370) 评论(0) 推荐(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