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莲的早春

初春料峭,山风萧瑟。

尽管,时节已过了立春,气温便开始回暖。然而,辉县九莲山上的花花草草、林林木木却仍处在“冰冷”的时代。

乘车到了山脚下,身上立刻被凉凉的山风吹得打起了寒战。沿着新修建的,平平坦坦的水泥山路步行,朝路的两边张望,时而悬崖峭壁,嶙峋怪石,时而枯树干枝,山坡上是满目的苍凉。有的树上不知夏天里结的什么果,至今还挂在树上,摇摇欲坠的样子。

来山里探春的人们,有…

阅读(581) 评论(0) 推荐(0)

落败的荷叶

当望着荷塘里那些落败的残荷时,思绪连绵,遐思不断…...

我想到了很多往事,也想到了人。因为,人也有落败的时候。前些日子,这里还是枝繁叶茂,满目绿茵的。昔日好看,灿烂的荷花儿,历经了风雨暑寒以后,渐渐变得黯然失色,没了过去的光鲜,失去了往昔俊俏的容颜,渐渐地,渐渐地衰败下来。变得惨不忍睹,面目全非,残叶最终化泥入土。只有等到了来年,池塘的荷叶才会再绿,荷花才会再红,再艳。

阅读(625) 评论(0) 推荐(2)

年的味道

过去,过年是很隆重的一件事。

逢大年初一,晚辈或年少的小字辈们,一大早要来给长辈跪地磕头,行拜年。

不知这规矩何时兴起的,上年纪的可能印象深些。小时候我在农村见过这样的礼节,城里不多见了。城里,大多是到长辈家串个门,鞠个躬,说些祝福拜年的吉祥话。

过去的孩子们最喜欢过年,过年了能吃上肉,也能吃顿饺子了,还能痛痛快快地燃放烟花爆竹。我说的那时没有电视,没有“春晚”,也没有听…

阅读(840) 评论(0) 推荐(1)

走,瞧冰挂

辉县黄水龙沟,有一处处冰挂,其风景独特。

有的似定格的瀑布,从顶处一落到低;有的一曲一徘徊,时隐时现;有的绵绵流长,冰摞着冰,就像刚摘的棉花团,棉似絮、白如花;有的是细长的冰棍棍,上面粗下面细,从山崖边倒挂着滴流下来,就像冰帘洞,别有情趣。

高处的,稍远些的,坡陡路险,这里的冰挂人们很难到跟前,站在远处,可望不可及,不忍失之交臂,但又无可奈何。

山涧的溪流,也是很可爱的…

阅读(561) 评论(0) 推荐(1)

该死的蚊子

夜里,睡梦正酣,耳旁一阵“嗡,嗡”声。

醒来一看,一只蚊子在脸前飞来飞去,肆无忌惮。我一直都纳闷,家里的窗户都装有窗纱,难道这蚊子会有“缩身功”不成?竟能大摇大摆,自由自在地进来横行霸道。

我这人颇招蚊子“青睐”,过去,夏天的时候身上红一块紫一块。被咬过的地方奇痒,红肿。人们习惯用风油精,万金油擦拭患处,或在患处撒些止痒的花露水、止痛酊之类。可我即便用了这些也不管事,该痒还…

阅读(3788) 评论(0) 推荐(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