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布日记

假象的他(曹果果)默认日记本

2018-08-07 15:50 | 195次阅读 | 0条回复

果果是一个患有自闭症的孩子。他不喜欢与人说话,却惟独喜欢与大自然打交道。他有时会在后山的竹林里转上一整天;有时会在热闹的街市上安静的捡拾,一张张有着寂寞风景或精致图案的糖果包装纸;有时会在一条狭长的弄堂里追逐调皮而惬意的风;有时会在放学回家的路上背对着夕阳一个人快乐地踩着自己的影子。??果果可以一个人玩,一个人乐。他并不感到孤独。相反,他要是在一群夸夸其谈的小大人模样的同龄人中,却会感到无比的孤独和迷茫。??他会为开满整个山坡的野花而激动不已。因为他认为这一季一季的野花是山坡的语言。他会与角落里的一颗高傲的向日葵亲密对视。他能想象出向日葵的那张脸上正写着什么样的表情。他会陪着一只迷路的蚂蚁走上半天的路,直至那只蚂蚁找到自己的队伍和家。他能猜出两只性格不同的蚂蚁相遇时会用什么样的语调说着什么样的话。??他能感觉到天空上一朵云的喜怒哀乐。果果还认为天空上万里无云的日子就是云的假期。??果果还曾在一朵花的花心里发现过一座小小的金黄色的城堡。果果认为城堡里一定住着一头会拉金子的小小的驴和一只会下金蛋的小小的老母鸡。果果并没有打算用行动去证实自己的猜想,因为他不想去打扰一朵花的安宁。果果甚至认为自己曾在一张挨着水面的硕大的荷叶上睡了一个下午。待他醒来之后,他发现傍晚时分的夕阳异常温柔和和蔼,夕阳的光芒跟外祖母的笑容一样慈祥,给绿绿的荷塘披上了一件金色的彩衣。有无数的红蜻蜓和蓝蜻蜓在荷塘上空低低地飞着,透明的羽翼闪烁着金属的光泽。一只大嘴巴青蛙落在果果的额头上,看得出来,它对果果高高的小鼻子很感兴趣。??果果说,那只青蛙已经陪了我一个下午,它一直在犹豫是否要吻我的鼻子,直到现在也没有作出决定。秋天到了,一群锅黑的乌鸦降落在秋收后的田地里找食遗留的谷虫和稻穗。有时,乌鸦们在田地里挤成一堆,什么事也不做,除了在一起莫名其妙的“聒噪”,就像原始人在开氏族大会。而果果则会埋伏在稻草堆里偷听上半天才会告诉你答案。他有时会告诉你那是一群侠客在“论义”;有时却告诉你那是一伙“山贼”在磋商妙计。听老人们说,城镇周围曾经是一片浩浩荡荡的森林。森林里飞翔着或奔跑着无数怪异的生物和精灵。如今,那绵延了几百代人的漂亮森林,却变得伤痕累累,到处都是大片大片血红的裸色。苟延残喘、支离破碎的林子里,偶尔还能看见一匹疲惫的狼和它那双黯然神伤的眼睛。??果果希望自己变成一匹狼,去陪伴和安慰那匹狼,或与那匹狼一起在远离人类的地方寻找一片新的天地。因为那匹狼告诉他,它很孤单,也很害怕。??果果知道自己不会变成一匹狼。但他也不打算去问那匹狼为什么会孤单,为什么会害怕。他认为这是一个复杂的问题,一定会难为那匹狼的。更何况果果是个思想简单的小男孩,他讨厌像那些成熟的大人们一样思考。??果果宁愿在一个金黄色的枫林里静静得看一只白色的蝴蝶跳煽情的舞;宁愿在金色的阳光下到湿泥地里捉滑稽的短胡须泥鳅和性感的黄鳝;宁愿在冬天下雪后的第二天穿着温暖的棉衣和手套,看屋檐下晶莹剔透、千姿百态的冰琉璃。而不是去思考什么复杂的问题。??果果喜欢平原上的一棵体态婀娜的绿树。那棵树就跟果果一样,在芸芸众生中长得如此突兀,却又如此和谐地与大地融为一体。????同伴们都不太愿意与果果打交道,因为果果是一个患有自闭症的孩子。??可是果果从不认为自己患有什么自闭症。他只是不喜欢夸夸其谈,不喜欢附庸那些纸上谈兵的人而已。更何况果果的交流对象除了人外,还有一个浩瀚无边的大自然。果果甚至认为,那些不懂得与大自然交流的人才是真正患有自闭症的人。如今,果果已经长大。他仍然一如既往的热爱大自然。令他欣慰的是,越来越多患有“自闭症”的人也开始热爱大自然,并且开始尝试着与大自然交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