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上午十一点四十准时到学校门口接我”。儿子一再叮嘱,生怕像上次那样弄错时间,让他只身一人徒步回家。

特意提前二十分钟去接孩子。想着时间绰绰有余,车速不急不慢地前行着,行至村西头的十字路口,一声“卖 -炕 -鸡咾号”的老腔调盈入耳际,顷刻间,鼓膜被这份久别了的腔调完全俘虏,如同眼前这四月般的怡暖,沁人心脾。虽说腔调是从高音喇叭里传出,少了原声带里的那份绵柔与温润,但小时候听到的那股子韵味却丝毫…

阅读(677) 评论(0) 推荐(2)

送走前去悼念二叔的婆家宾客后,约着姐姐们去看看母亲的老屋,这个被称作儿时摇篮,成长乐园的房子,如今已是破败不堪。五年无人打理,房顶已经有些塌陷,最西边那间前后出现了两个窟窿,下大雨的时候,想必里面会灌满雨水,墙是土的,用不了几个夏天,再经过几次大雨的冲泡终会因无人修缮而垮塌掉。

说起这间西屋颇有一些小故事。父亲和母亲结婚后被奶奶支配到了她的娘家-----郯城县风渡口,母亲一直叫它南乡,十一年后…

阅读(622) 评论(0) 推荐(1)

黑夜里

你,悄然诞生

又恣意疯长

肥硕身躯,霸占四野

/

你,洁白的容妆下

暗藏杀机

病毒和灰尘正笑得狰狞

/

清晨时分

你,愈加放肆

惨遭围攻的小屋,紧闭窗门

无疾的双眸

近乎近视

一起起公路事件是你一手策划

一桩桩病例是你蓄谋已久的结果

/

天地间

你,肆无忌惮的撒着野

鼻腔一次一次地受虐

肺腑一阵一阵地抽搐

阅读(786) 评论(0) 推荐(0)

胖胖的小翠捂着一阵紧上一阵疼痛难忍的肚子,心里直犯嘀咕:难不成是阑尾炎急性发作?

去医院的途中,急需大便。

路旁的厕所里,小翠竟然生下一名男婴 。惊慌中,她将宝宝丢进垃圾桶便仓惶离去,边走边说着胡话:“拉了一条大虫子”。

附近正工作的环卫工王大嫂, 耳聪心细,循声而去,救了宝宝。看着怀中这个用自己上衣外套包裹着的小家伙,再回想刚刚那女孩匆匆离去时怪异的举动,加之她衣裤上的血迹,王大嫂猛…

阅读(1375) 评论(0) 推荐(0)

外面的阳光好明媚啊,微风轻抚,温度适宜,偶有几声清脆的鸟鸣响在耳畔,酷似初夏里最美的天籁。漫天飘舞地絮雪带着几分顽劣,几分调皮地粘上鼻翼,吻上薄衫,让人即爱也恨。

东墙边亲植的各种花卉已经竞相绽放,给这个五月增添了一抹无比亮丽的娇媚。精挑几支稍作修剪之后插于灌满清水的花瓶中,鲜活的生命得以继续,观赏的价值不会跌减。

就是这样一个晴好的天气里,一个充满浪漫的季节里,不知从何时起,人们把它定为…

阅读(1139) 评论(0) 推荐(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