虽说家住沿海地区,但很少去看黄海,以前去过几次海边,都遇逢海水退潮的时候,看到的全是一眼望不到头的海滩和淤泥,有时天空还有伴有浓浓的雾气,什么景观也没看到,所以,几次都是扫兴而归。不日,和朋友偶尔去了一趟海边,很巧,适逢海水涨潮,天气又是晴空万里,那景色可谓蔚为壮观,那一刻,我激动不已,猛然跳下车,径直奔向了海边,扑向了大海的怀抱。

刚下车,迎面扑来的是湿渍渍的海风,海风吹飘起我的衣襟,好险吹…

阅读(1993) 评论(0) 推荐(0)

这是我第三次落榜,冒着雨夜,一个考上的同学把我从学校送我回家,我拖着遍体鳞伤径直闯进了内屋,尔后又关上房门,蒙头大睡。看到我那副那狼狈的样子,和往年一样,一家人估计到了我的结果。父亲在厨屋里不停地抽烟叹气,母亲不停地前屋走到后屋,一家人个个默不作声,屋内的空气将要凝固了。我睡在里屋的床上,隐约听到父亲的哀怨,隐约听到串门邻居的低声议论。慢慢长夜,我实在不能忍受这种滴血般的煎熬,乘着父母不备的时候,…

阅读(1109) 评论(0) 推荐(0)

一个寒冷的日子,我迎着冰冷的寒风回了趟老家。踏进家门,门前一片冷寂,门前的柳树上,稀疏的叶子在树上风铃一样瑟瑟抖着。庄户上没什么人影,只有两三条土狗围着我狂吠,还有孤独的三弟在门口洗着衣服。我问三弟:“母亲呢?”他丢下手中的洗衣活,头脑不狠灵活地回答我说:“母亲去田里栽冬菜了。”顺着他手指的方向,我望见母亲躬身蜷曲在不远的农田里,寒风裹满了她的全身,并吹皱起她那稀疏的白发。

三弟围着个洗衣盆,…

阅读(1396) 评论(0) 推荐(0)

过年的脚步声近了,但我对如今单调而枯燥的过年并感兴趣,相反,我倒憧憬起小时候贫穷的过年,每每回味起吃豆腐的美滋美味,做豆腐的热热闹闹,我的心头涌起阵阵温馨。

那个时候,过了腊月二十,过年的帷幔从此徐徐展开,敲敲打打的做豆腐声盈满了整个庄园,孩子在雪地里疯跑着,沉睡的村庄突然沸腾了,庄户的上空笼罩着一片喜庆与祥和。

做豆腐第一道工序是磨豆子,那时候,没有机器,只有石磨。磨豆开始了,习惯苦力的…

阅读(2249) 评论(0) 推荐(3)

挑河工是我遥远的记忆,它固然有点模糊,但我对有些影像仍然铭刻在心,有时,那些记忆还经常撩拨起我柔软的思绪,不觉甜蜜而温馨。

老家有好多纵横的河流,这些都是建国以后人工开挖的。每挑一次河工,我家都要住些遥远的外地民夫。民夫寄居到我家,父母都很高兴,那份好客和热情自不必说,他们里外张罗着居所,腾房子,腾锅灶,民夫把我家50 几个平方的草房子挤满得满当当。今天想起来,在那寒冷的冬天,那份拥挤也是一份…

阅读(1373) 评论(0) 推荐(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