季节虽早已跨入秋的门槛,但炙热的阳光照样熏烤。一个八月仍象盛夏酷暑一样,让人热得受不了。在一片呼天吁地的祈盼中,终于在九月乘凉爽之风姗姗来迟。

若把秋天看成一篇乐章,立秋后的八月仅是序曲,九月才开始奏响主旋律。九月,一顶上苍天高云淡;一抹阳光金黄耀眼;一片大地橙黄渐染;一群人儿喜笑颜开。

走进九月,在新学年的校门口,看见稚嫩的孩童,背着崭新的书包。我不禁追问季节,谁说秋天万物凋零又一年快结…

阅读(1341) 评论(0) 推荐(4)

青瓦房,小竹园,是我从小熟悉的农村民居印象。上世纪80年代前,无论是用泥土夯筑起来的墙壁,或是用木料穿斗起来的板壁,房顶上都盖着小青瓦。80年代后,农村房屋修建渐渐是砖混结构的墙体,但房顶上仍然是盖小青瓦。新世纪开始,砖混结构的墙体贴了瓷砖,房顶盖的是方形大红瓦。

我在乡下老家的房屋,是父母在上世纪90年代初修建的。当时把原来的土墙壁房统统掀倒,在原地基上修建了砖混结构的两间一楼一底的平房,旁…

阅读(1516) 评论(0) 推荐(1)

春暖花开的三月,我和几个同事去我曾经工作过的片区,开展农村党支部活动室建设情况调查。对于到乡镇去做一些调查了解的工作,我是十分乐意的,何况是去我曾经工作过的片区乡镇。

近十来年在市级机关工作,到乡镇的机会不是很多,总有一种“城里不知季节变幻”的感觉。因为我当兵退伍回来在地方工作,到退休时满打满算42年工龄,就有22年是在乡镇度过的。

所谓片区就是从上世纪50年代开始,以中心乡镇命名的一个区…

阅读(339) 评论(0) 推荐(0)

新年的第一场雪,从夜晚悄悄飘下,到第二天还片片飞舞。山坡、房屋、车顶都披上了银装,人们都惊呼“下雪了!太美了!”,像是看到了久违的故友。的确是这些年,雪下得越来越少了,简直成了一种奢侈品。

人们都说,没有下雪的冬天,算不上真正的是冬天。是啊!雪花飘飘,才赋予了冬天的完美;飘飘雪花,才有冬天独特的韵味。你仰望着天空,张开嘴承接,一片雪花飘进,仿佛吸入了天之精华。

冬雪的降临也拉开了小寒的帷幕…

阅读(874) 评论(0) 推荐(1)

今天是新年第一天,对于每个新年到来,当人生走到现在,没有激动没有欣喜。因为每过一年,岁月就会在我的额头,刻下一道深深的皱纹。小时候总盼望长大,真的了长大了,自己又慢慢变老了,这是人生规律谁也无法抗拒。

前几天妻子还说起,今年元旦节就是我们结婚30年的日子。是啊!时光过得真快,不知不觉我们成为夫妻就满30年了。可到今天她却因为工作一大早就去了乡上,我也因为要上班而各奔东西。

回想我们结婚这3…

阅读(742) 评论(0) 推荐(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