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人短暂的生命里,春夏秋冬,日升日落,每一天升起的都是昨天的太阳,陈旧、机械而重复。而这机械重复的每一天它又都是昨天故事的延续,相对于昨天它又是一种崭新。人们在这陈旧与崭新的更迭中,用他们或平凡无奇或悲壮惨烈的经历演绎着人间的喜怒哀乐与悲欢离合。在这些或平凡或悲壮的故事里,无论结局是相濡以沫或生离死别,它都是一种追忆,或聚或离,或生或死,在人们的记忆里生根,在人们的思绪里翻飞。——博涵

(一)…

阅读(1130) 评论(0) 推荐(4)

寒冷的季节,我用诗卷将自己包裹------题记

*

[一]

*

天神,将白云的霓裳

一点点地撕碎

再将银色的碎片

揉搓成冰晶的粉沫

再咒之以爱的短暂

恨的悠长

情的迷惘

愁的清澈

临空撒落

——雪魂

降临人寰

*

[二]

*

我已走的太远

寒雪中,我已迷失自我

仰天怅惘

——可曾有谁

在前世的桥头与我拥别

阅读(1649) 评论(0) 推荐(11)

翩翩塞外雪,淡淡昆仑霜。十二月的夜空,苍茫而久远。残月如钩,钩起人间几多悲曲,几多离歌。举头望月,于冰绡艳溢处,独钓你梦醉千年的幽幽暗香,那一树相思,是否还在广漠中醉曳?

一场初雪,便浸湿了所有的回忆。尺素蜿蜒,那飘飘渺渺的梦萦,绵延了谁经年的向往?庭院深深,是谁的清愁,在围城的残垣间颠簸?超度红尘如梭,相思如梦,重重缱绻碎裂成年轮的齿痕,延伸,向南,烟花,你的三月,杏花开出北国纷飞的颜色。{…

阅读(2462) 评论(0) 推荐(8)

一、桑娇维塞

周末的夜晚,百无聊赖。忽然间有种想喝一杯的冲动。打开酒柜,记起医生不让喝白酒,便随手拿出一瓶红酒,仔细看商标,竟然是一瓶桑娇维塞。想起这瓶酒还是前年十一月在沙特的吉达机场,领事馆的朋友送行时偷偷塞给我的,因为在沙特,喝酒是禁止的,他让我带回家慢慢品尝。

平生不喝红酒。认为那是女人的专利。可今晚终究没有扛得住眼前这瓶桑娇维塞紫红色的魅惑。打开电脑,找到了那首桑塔露琪亚,然后,找…

阅读(2164) 评论(0) 推荐(3)

夜寥廓。寒窗独倚,灯影绰绰。屏前一缕暗香,是谁在吟着冬日的恋歌,说着雪的故事。笔墨间的馨香,象极了那个悠远的传说。谢了春花,也别了秋月。熟悉的季候,雪纷飞,人缱绻——你是冬天的梦,我可以是那解梦人么?彻夜笙箫,企梦共舞,亲,你可曾知晓?

雯月阑珊,那倦发如风的男子,为谁盼穿一帘寒宵?朦胧里,总有一双含泪的眸,颔首凝视那裙裾翩翩,盈盈而至的倩影,柔指香凝,绢丝如涟,似一朵腊梅初绽,伴霏雪嫣然轻过…

阅读(6663) 评论(0) 推荐(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