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顾然

她爱他,爱的小心翼翼,甚至可以为他苦等五年。

而他却告诉她,他爱的不是她。

她,云国第一美女曲绫儿,虽是丞相千金,但曲绫儿深知,她只是丞相老爹醉酒后的一个产物。在丞相府内十五年,默默无闻,终得在百花宴上以一曲《凤求凰》出名,成为京城内闻名的第一美女。

他,东陵宇,云国太子爷,俊美无铸,但却是个冷面阎罗。他对她说:“我的笑容,我的温柔,只给我心爱的女子,而不是你,曲绫儿。”…

阅读(831) 评论(0) 推荐(4)

文/顾然

天边抹了一层红纱,夏沫穿着格子裙来到了街角的甜品店,夕阳柔和地照在她的瓜子脸上,她的影子被拉得好长好长。

风铃声依旧是像两年前那么清脆,“茜茜姐!”夏沫打开店门,望着茜茜。

红框眼镜下那对双眸不再像两年前那么明亮,岁月在茜茜脸上留下痕迹。茜茜惊讶又似有点欢喜的看着这个两年没来甜品店的女孩,夏沫朝她笑笑,在夏沫的笑容中,茜茜依稀看到了以前那个爱吃雪梨糕的蔓纹。她招呼着夏末,夏沫…

阅读(1125) 评论(0) 推荐(3)

文/顾然

“夏沫,夏沫,你为什么不救我......”耳边传来了蔓纹的呼救声。回旋在夏沫耳边。

“不,蔓纹!”夏沫被惊醒,一身冷汗浸湿了睡衣。

关于蔓纹,夏沫一直认为是一个阴影。他们是在夏天认识的,那一年是四月份,刚刚初夏,下着小雨,令夏沫感到有点闷热......

外面下着小雨,盆栽店里,夏沫正在挑一盆属于自己心情的小盆栽。“想要什么盆栽?”一个梨花头的女孩睁着水汪汪的大眼睛望着夏沫…

阅读(1315) 评论(0) 推荐(2)

文/顾然

一墨一情丝,一语一年长!

谁曾轻拂衣袖?一笔朱红,一点青,

泼墨挥毫山水间;谁又曾漫步桐乡乌镇?

一支竹篙,一盏灯,情丝渲染至天明。

花落无声,

叶落有情,

一曲水墨丹青,

一篇诗情画意,

点点滴滴

流淌成一首

素砚古色的诗韵。

水墨,水墨,

水的半段生命

是墨的灵魂。

水墨烟雨,

勾勒出那抹化不开

掩藏多年的浓情。{p…

阅读(920) 评论(0) 推荐(3)

文/顾然

第一世

他是仙界最年轻的仙君

而她却是一株即将成人的红牡丹

但是他们却相爱了

后因为一朵白莲的设计

他们误会了对方并把自己手中的武器指向对方

牡丹逝去,仙君魂飞魄散

第二世

他是仙鹤,而她却是水中的金鱼

仙鹤得道成仙了

金鱼因把仙草给了仙鹤

从而不能成仙

第三世

她是纸,他是笔,

待他下笔的时候注定他们无缘

第四世

她是…

阅读(1400) 评论(0) 推荐(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