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明上街,意外见到有卖桑葚的,透明的小盒子精美地包装起来。这么早的上市,难不成也是温室里长成的?我暗暗疑惑。一般桑果上市,至少得五月中旬,彼时有卖者在自行车后座左右挂着竹篮,碧青的桑叶上堆满了黑晶与紫玉,虽然价昂,我也偶尔买上几两。不单为那酸甜的蜜汁,亦为这蜜汁里浸透了光阴的素馨。

五月里,刚炽烈起来的阳光是金色的,满地的新麦被晒焦了,氤氲着饱满又踏实的芬芳,柏油马路上铺满的麦秸有一种耀眼的光…

阅读(950) 评论(0) 推荐(5)

朋友荐了《繁花》一书,疏疏读了一遍,笔法纯白描,用海派方言写成,有些又似文言,给读者无限的想象空间,层层叠叠的情绪如陈酿,酒劲儿在合上书后一波波袭来,又心里空落落地抓不住主题。

这本书的阅读感对于我这种一目十行的人其实是很差的。初觉得好看便是时常绊住目光的那些简白的词句,四字一句,最多十几字,看的人就如香菱读诗——嘴里似放了几斤重的橄榄。跳跃着读,未免错过许多惊心动魄的时候。

读的过程犹如…

阅读(572) 评论(0) 推荐(1)

元宵节又至,下班的路上暮色迷离,眼前身后是冲天的焰火,而烟花背后,月亮像渴睡人的眼。刚修好的路口宽阔,行人寥寥。偶尔有促狭的孩子扔出鞭炮,也似这个城市意外的打嗝。我们在惊恐慌乱地回望过去,繁华记忆早已随烟尘逝去,却奢望以几声打嗝似的脆响挽留时光的流逝。传统,大多被复制的只是可怜的一个程式而已。城市的别处,是有热闹的,却遥远地仿佛与我不是同一个时代,失去了诗意与天真的节日,在我心里只是喧嚣。

2…

阅读(424) 评论(0) 推荐(0)

三个月来,我每天都在读一本书,第一遍我竟用了一个半月的时间,对于500页通常只用三天的我来说,是个从没出现的异数。这本充满了隐喻、宿命和那无时无刻不在的终极孤独的书,激起了我难以承受的极度悲凉感。是的,难以承受,却又无所凭依。每晚读完一段后,我都必须用手机在网上看一些最无聊的段子才能把我拉进现实中,慢慢地积累一些睡意。

这是一本我永远无法用它来催眠的书。我只能用可怕来形容。怕,却又忍不住一读再…

阅读(505) 评论(0) 推荐(0)

经常觉得,细碎的生活如同无数把飞舞的刀子,无情地凌迟灵魂——每一刀都痛,每一刀都杀不死。瞪着眼清晰地数伤口是日常,只是因为不愿向世俗低头。做报表时会经常觉得这样的自己很荒谬,或敷衍或诚恳的管理经也许很有用,换来几张钞票仅为堵住那嗜香爱辣欲求不满的嘴巴,结果却也只落得是天增岁月人增肉。衣裳堆满柜子,拎出哪一件都觉得配不上自己骨格精奇。吃吧,喝吧,把自己塞满,空虚生在心里,焦燥生在皮相。

梭罗说:…

阅读(592) 评论(0) 推荐(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