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发表文章

  • 发表文章初次

  • 发表文章重生

  • 发表文章等待

  • 发表文章红灯梦

残败的石沿上,

温润着午后的影。

我试图寻回——

星星都老了呵!

周而复始,

却辨不明,

黢黑的,或是藏在月里的心。…

阅读(2) 评论(0) 推荐(0)

一贫如洗的天上,

哭泣着云。

黑黢的人,撑着黑黢的瞳,

重复着黑黢的梦。

长空里的鸟,

变作水中的蜉蝣,

榨干成干裂的日头。

如血般的冷风,

缠绵在寡默的窗口,

幽禁的爱呵,

似是淡了远了。

残夏的双眸,

偏在秋水的星辰中挤出一滴眼泪。…

阅读(2) 评论(0) 推荐(0)

仿似暖阳铺在脸上,惟其文字中,生命才是清澈的,远方的夜,是不曾廓清的景。

昏昏的傍晚来临,倦怠的日便趋趋消沉,青烟笼罩着森林,掳走了时间。生活又变得格外空洞,我像是一个被抽走大脑的人,所有的光怪陆离的遐想,浮泛无根的希望,都茫茫然地、默默然地辨不清晨光微露抑或夕阳西垂,所剩的时间亦都索然无味了。

是呵!我的症状愈发的重了。于是,我将自家泡在水里,额角偶有溜过的不知是血还是汗,于温暖中,这冰…

阅读(11) 评论(0) 推荐(0)

除却天上的月,

谁又不孤独呢?

地上的人儿,

河中的鱼儿,

古藤上的叶儿,

都在等待,

等待一个团聚的时刻,

或然是,

梦中的酸楚,

心灵的契合。…

阅读(10) 评论(0) 推荐(0)

“年”似乎真的淡了,沦为了例行公事的仪式,而可怕的是人们察觉到了这一切,心中却很难再激起往日的涟漪。幸而,长辈们依旧唠叨着,维护着,宛若坚不可摧的城堡,任岁月冰封,唇齿间,一如流淌着幸福的暖意。亦或若干年后,时间会诠释曾经满眼的红。

——题记

晚冬思忆仲夏的梦。

数寸日光从窄斜的窗子倾洒进来,照在红彤彤的福字上头,瓶中的绿植宛如羞怯的孩子,暗地里蓬勃着对“年”的憧憬,却只有一盏红灯笼还…

阅读(38) 评论(0) 推荐(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