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发表文章幽绪

  • 发表文章诗核

  • 发表文章春江

  • 发表文章惟愿

  • 发表文章黛影

最贞洁的人写最放浪形骸的诗,最清净的文字里有着最骚动的灵魂。

心灵的独白,宛若烂熟的果子,碾落成泥无人采,二十岁时写诗是真心风流,三十岁以后还在写诗,是风流后的真心。拂晓的草窠,漫溢着剔透的露珠,这诱人的澄莹的里头,散射着初生的黄嫩的花蓓,被蛊惑的灵感,如同性欲一发而不可止。行过狭而乱的巷子,街坊邻居皆用诧端的目光偷视着我,解读着我,揣摩着我,就连无邪的孩童于我都吝啬着欢乐。青天晒干了龌龊,却…

阅读(21) 评论(0) 推荐(0)

我曾想过成为诗人,可是没有纸和笔,我曾幻想周游世界,可是没有你。

我的心里萌生出一片青草,随晨风拂动,谦逊的低下头颅,研习着耽美的曲调,热恋中的男女,是不懂爱情的生物,正如你的倏然出现,没有人知晓出处,梦的边陲,是最后的机会。我们处在一个重重诱惑的世界,如同麻醉剂,透支着人格,麻痹着思想,玷污着灵魂。当幡然悔悟时,宛如命途多舛的女人,守护一身的茧纹,惟有对幸福望而兴叹。

夜晚是可爱的,夜晚…

阅读(41) 评论(0) 推荐(0)

烟圈,光圈,黑眼圈。

世界从不光亮,人心亦荒凉。一片哗然的车灯铺天盖地遮挡在眼前,随之而来的,是混沌,空白,眩晕,顷刻间仿佛回到了那个流光的金色岁月,慨当以慷,悠悠绵长,回忆里流淌,韶华中消亡,青涩,纯贞,童稚,深刻。

远处的星火仿佛妖娆妇人头上媚人的缀饰,脉脉含情,相互交换着姓名。有时候,我会突然感怀自伤,热泪满眶,整颗心在愁楚痉挛,一个人蜷缩成一团,宛若行至郊野古城,城外的人想进去,城…

阅读(119) 评论(0) 推荐(0)

秋水依旧,只是故人不再有。

阴霭,宛若巨大的胎记,嵌入深邃的天际,希望,是乌云里唯一的光亮。我有一间房,孤清、温暖,在潮湿的清早,是我筑梦的巢,井然划一的地板,将心辉映得绿油油,陪伴我这么多年,一个人走,走过了时光的背后和白云苍狗。雨霓虹了夜,飘洒在我的脸,心同泪一般咸。

凝重的夜,好像一张严肃的脸,立在萧风徐徐的天台,合目仰头,舒展开双臂,听足下的喧嚣从耳畔飞掠过,白色衬衣较之,仿佛洁白…

阅读(103) 评论(0) 推荐(0)

我爱如水般的女子,亦爱如水般的文字,我不曾衰老,我从不照镜子。

在每个人的心底,都悬停着一座真正的故乡,那便是心的逃亡,于这肃杀的季节里,我依旧热爱着碧云森林,热爱着花海鸟群,渴望在人潮中优雅地静止,在泉涧里精致地永存。

偌大的城市上空,浮映着黑白的空洞,阴霾的天,徒留一方空白,同样空洞的,还有烟熏缭绕的房间。青蓝色的烟雾宛若美杜莎头上勾魂的毒蛇,从唇间至肺叶,再到鼻腔,继而到房间随意一个…

阅读(129) 评论(0) 推荐(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