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似乎真的淡了,沦为了例行公事的仪式,而可怕的是人们察觉到了这一切,心中却很难再激起往日的涟漪。幸而,长辈们依旧唠叨着,维护着,宛若坚不可摧的城堡,任岁月冰封,唇齿间,一如流淌着幸福的暖意。亦或若干年后,时间会诠释曾经满眼的红。

——题记

晚冬思忆仲夏的梦。

数寸日光从窄斜的窗子倾洒进来,照在红彤彤的福字上头,瓶中的绿植宛如羞怯的孩子,暗地里蓬勃着对“年”的憧憬,却只有一盏红灯笼还…

阅读(24) 评论(0) 推荐(0)

夜的膝盖抵住梦的脸,

听闻山那边,

有风毕生追逐的海。

出走的月,

终究是妩媚的虚枉,

谄笑的假象。

利剑刺破心脏——

倾倒在沸腾的大地,

是早凉透的血,

恍惚中,

滚烫。

我应该庆幸!

我应该感动!

我的僵直的躯壳倏而柔软,

像一兜夏风,

散尽天际,

似是而非。…

阅读(61) 评论(0) 推荐(0)

仁慈!仁慈!

向来是沉重的前奏,

你看呵,

满世界的人,

将仁慈拴在嘴巴上,

喜乐颓丧的时刻,

伪装起一切勾当!

宛若看久的字会陌生,

活着,

从来只是借口。

仁慈!仁慈!…

阅读(58) 评论(0) 推荐(0)

抬头望天

是熟稔恋旧的脸

那如瓦片般的灰

将一切掩盖周全

多想

让亘古的泪裹紧我的心——

撕裂胸膛

放纵吧

奢靡吧

横竖在这天地间…

阅读(264) 评论(0) 推荐(0)

轻轻地

叶落风吹

时光倒退进你的眸子

苦涩的沙

如我

未曾离开

轻轻地

落雁纷飞

温润勾勒出你的眉

韶华安详

如我

未曾来过…

阅读(193) 评论(0) 推荐(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