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铃…”

夜晚降临,我放下啤酒,划开自己的手腕处的大动脉,浸泡在一池血水中,地上有很多烟蒂。听到铃声,我艰难地侧过身,用满是颤抖的手接起了电话。

“涛?我有点麻烦。我得出去有点事,我不知道还能找谁,我不能让艾尔一个人待着。”

我听得出这个是我无比熟悉的声音,她有点着急。我把话筒拉近一点,声音有点颤抖:“你说。”

听筒里传来凌乱的句子,像雪花飘满我的脑海:“我知道我们很久都没联系了。…

阅读(525) 评论(0) 推荐(0)

一名高大的中年男子,停留在门外,笃笃轻敲几声。许久都没传来回音,在这寂寞空虚笼罩下,他稍微咳嗽了一下,摸着并不光洁的胡渣,弯下腰踌躇地把“伤心料理”邀请函塞了进去。

这里几乎是一个不夜城,在地处偏僻的角落里,开着一家“伤心料理”,也许符合这里的生活作息有关,在夜里,老板才点亮了门楣,旁边的广告牌会适时的亮起来,挂上一黑板的禁止事项(包括禁止吸烟、请勿带宠物、谢绝情侣、禁止拍照),这是一家打着伤…

阅读(1356) 评论(0) 推荐(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