曦园,梅林,一帘清凉的雪雨。曲径,青苔,一剪冰绡的芜意。

这一眼,吴地重度,时隔数日的梅苑奇遇,萦心,与谁演绎了一襟的幽梦,此刻,聆听着溪水的滴石,在脆声溅起的竹风梅月里,与谁,秋眉奇光心底。携手徘徊旭日留下印痕的幽径上,满眼落絮乱丝,川流不息的身影,是那么陌生和遥远,犹似行云流水。眉前夕阳雪岸和谁,相知相携话婵娟,惟有残垣断壁收鉴。

相遇天涯,相知咫尺,灵犀千言,眼神会意。提梦长亭短聚,…

阅读(82) 评论(0) 推荐(1)

那日,手拉箱包走下飞机,结束长达一年的江南行走,回到故土。在回城车上,前座的一句话,着实吃惊不小,说是住院半年之久的一位非常熟悉的病重了。你没有吱声,保持沉默,脸朝车窗外,陷入久久的沉思。

他是你最好的闺蜜铃子(中学时期同班同学)的老公,早在大学毕业时因她而结识,介于他年长铃子好几岁,自第一次握手,便被你惯以人生历程中的大哥。后来与他们又成为近邻,同学、老乡、闺蜜、近邻几种关系融合,成为名副其…

阅读(66) 评论(0) 推荐(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