滇西临沧盛产红茶、绿茶、普洱茶,生于斯长于斯的我,对种茶、制茶、品茶没什么研究和造诣,对喝什么茶也没有过多的讲究和要求,只是爱喝,仅为解渴。每天从早到晚都要泡一壶浓浓酽酽的茶,大口大口地一阵“豪饮”, 喝来喝去,茶的鉴赏水平一点也没长进, 却从喝一壶茶中,悟出一壶茶与一场婚姻的许多妙处,

平凡人过日子就是为了生存而生活,平淡无奇,细琐乏味,男大当婚,女大当嫁就算成家,勤有所劳,劳有所得,能养…

阅读(135) 评论(0) 推荐(0)

明月当空照

秋中夜微寒

借问天上明月

你为什么

总是倾心于

那种完美的境界

在如画的风景里

纤尘不染

穿过一年中

最难忘的时光

你的柔情

美化了

中秋的夜色

一切抒情纷至沓来

人间与天上

许多动人的传说

丰润了你容颜

月光玉手

播撒无限的情和爱

一地月光涂抹出

一个亲情点燃的夜晚

静静地坐在月涩下

任月华在指缝…

阅读(127) 评论(0) 推荐(0)

深秋的滇西高原,消退了炙热感的阳光,瑟瑟的寒风,铺满小路的落叶,枯萎的野草,无不诉说着山村的凋零和萧条。然而,此时此刻却有一种红灯笼似的果实挂满枝头,在飒飒秋风中摇曳起舞,柿子成熟了那是家乡最美的秋色。

老家多柿树,田间地头,房前屋后,路边院角,山前山后,都是柿子树的天下。老家的是树是祖祖辈辈种植的涩柿树品种,不是可鲜食的甜脆柿树品种。成熟的柿子,金红圆润看起来美极了,但不能立即鲜食,它像香蕉…

阅读(408) 评论(0) 推荐(2)

在悠长平凡的岁月里,若要有空我常到勐董小城西南边的葫芦小镇,去享受一段自由慵懒的时光。要么在小镇里悠闲遛弯,或呆立小桥赏风景,要么在葫芦小镇门前的文化走廊来回度步,细细品读阿佤人3600多年漫长生活岁月遗存的片片文明信息。

“葫芦小镇”,虽然被人们尊称为“镇”,就其规模顶多是一个中等规模的佤族村落,不过叫着顺口,也大气,习惯了就好。众所周知,习惯上沧源俗称阿佤山区,也称“葫芦王地”,沧源这个名…

阅读(190) 评论(0) 推荐(0)

吹过山寨的风像流年

随风漂流的云似季节

田野是那生命的方舟

航行在流年的季风中

承载着流云般的季节

东风吹过田野

土地温润了

种子发芽了

花开了

南风吹过田野

气候湿热了

生命爆发了

花谢了

西风吹过田野

天气凉爽了

谷黄果熟了

叶落了

北风吹过田野

大地僵硬了

生命萧条了

蛰伏了

追逐季节的农人

一岁又一年{…

阅读(173) 评论(0) 推荐(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