按照惯例,逢年过节,我和挚友小关都要把酒言欢、推心置腹、互诉衷肠。

今天,是本周的最后一天;明天,就是中秋假期的第一天。时隔大半年,我和小关又在老家小县城一家餐馆的角落里,坐了下来。

见面后,我敏锐的发现了小关的变化。自从他大学毕业,参加工作之后,在我印象中,西装革履、眉清目秀加上打着发胶的毛寸头,似乎一直是他的“标配”,显得十分干练、成熟。而这次我发现他的脸上有了唏嘘的胡子渣,留着三七分…

阅读(755) 评论(0) 推荐(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