艾平

念一棵树,是因为它驮载了生命重量,怀念更是一种迟到的问候,是拽回记忆如抖开线轴儿,任线花儿翔舞......

1990年春末,乍暖还寒。一天上午,我刚到班上,便接到保卫科领导从生活区打来的电话,要我带人到那儿执行任务。阁下电话,我一面招呼人员,一面启动偏三摩托,这时当班的治安员王某,一屁股坐在车厢里。九几年,偏三可谓标志性警用交通工具,乘员三人,车身右挂一厢,不易操控。

出发前坐于…

阅读(697) 评论(0) 推荐(1)

树 上 鹊

艾平

工区办公楼前有两排小叶杨,最低一棵约五层楼高,最粗的俩人方可合抱。两行树间呈一字形排布三个池和坛:一片竹林由瓷砖裹着,四瓣花形鱼池中堆起一座上水石小山,长方形花圃心有簇石榴树。现在是暮冬时节,竹黄叶凋,金鳞深潜,榴枝失翠,唯树梢几只尖嘴鸟是不变的风景。这种背黑肩腹白,叫声婉转的飞禽,人称之为喜鹊。

喜鹊是人类的朋友,既为朋友就有相望的欲望。我曾长久地仰看它们筑在高…

阅读(991) 评论(0) 推荐(0)

腊 月 梅 红

艾 平

雪花舞着棘刺冲下高空,砸向没有遮拦的行者;行者选择恶劣气候爬山,为向自然挑战,征服与被征服只在一念之间;趴下者,雪花笑在宇宙;融雪于肩头,扛着豪迈上山顶,看那山舞银蛇,千山鸟飞绝的空旷之美。在靴子踩出咯咯的脆响中,腊月梅匍匐雪地上,听地脉搏动的心音,这时候她仿佛由31岁变成了13岁年纪。

另一女伴把裹脸毛巾紧了有紧,捂得风雪不透。我忽然想起百灵鸟,不仅在器乐场…

阅读(3794) 评论(0) 推荐(0)

不卸的荷锄

艾 平

阳台贴瓷片时,我把每箱拆零搬运上楼,一周时间里,我甚至挪步都有腿颤感觉,犹似挂了一副铅袋;等到水泥拉来,干脆对民工说:扛上楼吧,按你们行规,每上一层楼,加一元钱。

看那民工面相有50岁年纪,肩上搭块紫色帆布,遮了大半身体;眉毛和胡须粘满粉屑,汗沁出灰珠点点。开初,他驮水泥踩梯如无负荷,但楼下楼上几个来回后,我在6层居室也可听到他踏入楼道的闷响,于是递上支烟,要他歇脚…

阅读(934) 评论(0) 推荐(0)

擎起你的桐玲花

艾 平

偶翻词典,看到秋海棠词解,叶子呈斜卵形,叶背和柄带紫红色,开花淡红,其姿其色美艳,有无香息未注脚。于是查阅资料,一花百释,仍不得定锤音。惑困里,忆起几年前投给一杂志诗稿,以秋海棠作喻,悼念一女诗人香消玉碎。诗寄出后,如针掉河不见一丝动静,现在想来,可能主编与我有私谊,刊出恐我出丑,答复不刊载理由,等于掴朋友耳光,只便沉默如许。原诗是这样写的:

天织雨丝帐︱索住伊…

阅读(2865) 评论(0) 推荐(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