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个人看见小胜后放慢脚步,缓慢地走了上来,眼光落在小胜那瘦小的身躯上,面部勾勒出一丝浅笑。在狭小的楼梯口中被微弱的光照着,显得异常刺眼!

小胜本能地往后退去,瞪大的眼睛出卖了他的内心,那是来自内心深处的恐惧,此时此刻,笼罩着他整个灵魂,他嘴里喃喃,许久又抬头望去,那个人倚在门边,那一副冷冰冰的表情摧毁了小胜最后一丝侥幸!

是他,他终于来了!无数场景在小胜脑海中燃烧,将小带回那个夜晚,尖叫声…

阅读(1079) 评论(0) 推荐(1)

夜深了,小胜想逃,逃!

该死,我是怎么了?小胜喃喃,我没有疯,走吧,冗长的开场曲早已曲终,为何我还在这儿!

望着镜子里稚嫩的脸庞,小胜心头涌出一丝恐惧,一溜烟,跑了。

巨大的摔门声充斥着狭小的楼道,迎面的风将小胜撕成两半,呼呼的风从耳旁疾驰而过,眼神迷离。他停了下来,甩了自己一个耳光,世界顿时被震碎,他掉了下去,会去哪儿?

他的身体没有加速下降,却是缓慢漂浮着,周围满是尘粒,他捂起…

阅读(1114) 评论(0) 推荐(2)

“瓶子,你要是敢骗我我要你好看。”吴邪恶狠狠地说。

“诶呀,看你怕的,别废话了,跟我走就是了。。”

瓶子低着头手里拿着小电筒四处照照像在找什么东西,此时周围一片漆黑,山上阴森森的让人感觉如坠冰窟。一旁的吴邪有点格格不入,其实这种情况下换做以往的他打死他都不来。

只因为瓶子的一番话瞬间冷冻了他的恐惧细胞,他就这样阴差阳错的跟来了。“昨天我爸说王老板给他的妻子弄了好多首饰做陪葬品,看我爸一…

阅读(1295) 评论(0) 推荐(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