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两年最频繁的事就是探病和奔丧,看着那些年青的、年长的,平辈的、长辈的亲人一个个离去,免不了伤感。尤其是看到年纪轻轻就失去了生命的人,不甚悲凉。

时间是一匹拉不住的野马,在马蹄声声中,我们的年龄在一年年做加法,生命却在一天天做减法,可有谁知道这一生的生命有多长?又有谁知道这一生要经历怎样的人生呢?岁月苍茫,人生苍茫,一切皆无定数。

春风佛面的季节,突然听到小表哥住院的消息,说是恶性肝肿瘤晚…

阅读(3512) 评论(4) 推荐(0)

文/幽谷的兰

夏末,一季连绵雨后初晴晚饭后,我最后在水龙头上冲洗了沾满油渍的手,从政府大院的大楼南面紧挨着的食堂出来,长舒了一口气,看到大楼北面的园子里盛放的紫薇花情不自禁的走去……

政府大院,除了坐西向东的镇府大楼以外空出院子的南北和东面有三分之一都修做了花园,园子里的针叶松、桃树、玉兰、海棠、红叶李、香樟、桂花、紫薇、葡萄、玫瑰、牡丹、红枫等花草树木均错落有致的置在园子的草坪里,北面的…

阅读(4256) 评论(2) 推荐(1)

夏雨漫漫心上秋

漫漫夏雨的午后,一个人,习惯性的打开电脑,没网;打开电视,又没自己喜欢的节目,忽觉百无聊赖。蜷缩在沙发里发呆。很想找个人来说说话,一遍遍翻看着电话薄,却发现不知该打给谁,可以打给谁。而窗外,淅淅沥沥的雨声更加寂寥了这种的潮湿的心情。

透过玻璃窗,见一只燕子在雨中飞过,便有种想去淋雨的冲动,但想想身后那些或猜疑或质问或好奇的目光又不禁怯懦。其实这些年何不是一直被淋在雨里,浑身…

阅读(11038) 评论(16) 推荐(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