身为一个编辑,很多时候还是蛮心疼自己的写手和画手的。

也许某写手熬了好几晚上、修改了好几遍才忐忑地交了一篇八千字的小说,结果因为亮点不够突出、文梗不够新颖、剧情不够跌宕或者情感不够饱满等,分分钟就给人毙掉了,说真的,打击肯定不小。

尤其是某些勤奋的作者,不惜牺牲出去浪的机会,趁着周末或节假日码了好几篇文,兴冲冲地交给编辑,最后却被告知,一篇也没有过,那感觉,真像冷不丁被人当头泼下一大盆冷水…

阅读(930) 评论(0) 推荐(2)

“琪树明霞五凤楼,夷门自古帝王州。”我最初认识开封并不是因了它沧桑悠久的“八朝古都”之名,也非因为它丰厚多元的文化底蕴,而是源于一次偶然中的必然。也许是机缘巧合,故而平生第一次坐过了火车,便走进了如此贴心贴肺的古城。之所以说是必然,只因我骨子里,便是一个有着浓浓古意情怀的女子。

那一次,我没有像闲散游人般在这座古汴京城里游走汴河畔、缓步龙亭公园醉光阴,也没有似在小城奔波的居民般走过熙攘…

阅读(1582) 评论(0) 推荐(5)

不知秋远,不晓冬至。工作后,每日晨起出门,日落归家,恍然四季之景都成了生活中可有可无的点缀,形色匆忙间总会被忽略。偶尔停伫时才发觉,昨日的草木葱茏已然换作现今的一地枯黄。当这种感觉还未淡去,却又在转瞬的两月后,迎来了今年的第一场雪。

“晨起开门雪满山,雪晴云淡日光寒。”一夜之间,冬雪已将屋舍楼宇铺满,入目一片白。偶有北风拂面,凉寒中卷携着暗香,却不知娇俏红梅何在?不禁想起家乡的老院前种下的几树…

阅读(857) 评论(0) 推荐(2)

中学时,我对诗词古风深恶痛绝,不解其意还要死记硬背,能够拿下书本上的晦涩诗句,全凭家长老师的一口铁齿铜牙,为此,即便闲暇也不愿与之沾边。直至一次不经意的邂逅,我读到了一篇如兰般淡雅的古风文字,似觉一股清凉由指尖墨香蔓延至四肢百骸,甚至连平日所抵触的文绉绉的词汇,也生了香,含了情,这种感觉,前所未有,美好而隽永。

于是,我拼命地搜寻有关笔者的一切文字,贪恋地沉醉其间,不愿自拔。犹记得一位墨客曾说…

阅读(2133) 评论(0) 推荐(3)

总有一种情怀难以割舍,总有一种风韵直低于心。许是喜欢唯美精致而意味悠长的事物,故而才会对古香古色的中国风物一见倾心。陶醉于铺就着青石板,置有复古路灯的林荫小巷;钟情于临水坐落,精巧别致的幽幽古亭;倾心于黛瓦百墙,温婉娴雅的水榭阁楼;迷恋于玲珑靓丽,色香味浓的女子妆奁,亦喜欢乘着一纸墨香,打捞细腻婉转,清凉浓厚的古意情怀。

“宝髻瑶簪,严妆巧,天然绿媚红深。”现如今,越来越多的人向往返璞归真的清…

阅读(1665) 评论(0) 推荐(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