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八岁的女孩

没有哭的权利

因为她们已经独立了

做的到每一件事

都要自己承担后果

十八岁的男孩

没有哭的权利

因为他们都长大了

不再像小时候那样

可以那么随心所欲

十八岁的花季

赋予了你们一种特殊的权利

十八岁的花季

就是那么简单而已

文╱絔欢 3.31…

阅读(874) 评论(0) 推荐(3)

繁华落尽,奈情几何?

命运轮回,我们之间再度相遇,你待我未曾相识,留我琉璃心独守这座无人的空城。心城无人空寂冷,岂容他人擅闯?心门无人解枷锁,只能由你开启。

名花娇美众人采,毒花无闻唯有孤芳自赏。听,这是花开的声音。

四月的风拂过,山峦沉稳,对我微微一笑。在你怀里,那随风起舞的草叶儿们,然而我却无法被你拥入怀中、感受你温暖的怀抱,我只是一朵无人问津的花儿。

你渐渐远行的,我再也无法…

阅读(1134) 评论(0) 推荐(1)

冷,从掌心传输到心,在心底慢慢散开,扩散着,充斥着全身,不禁一颤。有一些人失去了,或许真的就永远失去了。哽咽着挽留,只是徒劳的慰藉而已,留给自己的只是一片枉然的满怀愁绪罢了。

——题记

一个人在街上漫无目地的乱逛着,耳机里放着阿桑用她那独特低哑的嗓音唱着“你听寂寞在唱歌,轻轻的... ...”晚风轻轻的吹拂着,很冷,很冷... ...

努力让自己想着其他事情来转移自己的注意力,却原来…

阅读(993) 评论(0) 推荐(0)

我静静的坐在窗台上,等待着暴风雨的来临。

“轰隆隆,轰隆隆”打雷了,乌云翻滚着,闪电也不甘示弱,在这个因乌云而变暗的天空上,有了闪电的“照明”,所以显得格外的明亮。

窗外的空气也因为快下雨了而变得闷热,仿佛被太阳烤过一样。

人行道上的行人们仿佛知道要下雨一样,都急步走向回家的路。终于乌云不再翻滚,停留在它自己认为最舒适的地方,让自己因雨水而饱满的身体尽情释放。

是的,下雨了。外面的…

阅读(1522) 评论(0) 推荐(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