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的一次鹅毛大雪的记忆,也已整整过去三年了。

2010年冬天,于我的感觉,胜过08年冰冻的寒冷。

蛰守在中央商业广场的小店里,四周是新商区特有的萧条意味。没日没夜的冻雨。开发商引进的XX美食节蜿蜒在曲折的步行街上,带来让人心烦的嘈杂和喧嚣———但那些通通与我无关。

我独坐在四周通透的玻璃房子里,开着空调和小太阳,只是感觉冷。彻骨的透心的,冷。

连绵的冻雨,最终带来了雪。

那一…

阅读(975) 评论(0) 推荐(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