操场上白衣少年还在,熟练地勾手投篮。晶莹的汗滴在阳光下熠熠生辉,短短的刘海被打湿而扁塌下去。你抱着书匆匆走着,忽然篮球一个抛物线丢来,你揉揉肿红的额头,刚要抱怨,少年便跑来,朝你羞涩笑笑。而后脸上泛起喷薄的红晕飞也似的跑开了。软绵的杨花落在你苍白唇间,勾起妖冶的笑。你加快了步伐,向教室走去。

青春年少,如斯少年。若干年后,是否还有那么干净的少年在你燥热的午后,抚着额头、拽着衣角、咬紧嘴唇,跟你…

阅读(1198) 评论(0) 推荐(3)

太阳是苏绾的向日葵。

苏绾是智障儿童,爸爸妈妈都不要她了。她开始流浪。还好,她不是一个人。跟着她的,还有一只丑陋的黑猫和一条跛腿的花狗。

那天,阳光刚刚好,全都打在苏绾身上,像画中的天使。虽然苏绾智障,可她眼中的光芒照耀着四方。只是,人们黑暗久了——

“立正,齐步走”,苏绾指挥着她的伙伴。苏绾穿着一条脏兮兮的黑袍子,拖拉着从垃圾桶里捡来的大靴子。如果她骑在狗身上,就有点中世纪缩小版的骑…

阅读(2474) 评论(0) 推荐(7)

你身着一袭薄若蝉翼的红纱。绛唇点点,明眸中却泛着连连泪光。眉锁重楼,似乎要蜿蜒到天尽头。

思绪慢慢从回忆的茧里抽出一根丝来,丝丝缕缕,涌上心头。当年情窦初开的年纪,少女你在河边浣纱。水中游鱼盈身通透,似乎泛着银白的光,如许头鱼竟给河面镀了层银。刺的眼睛有些迷蒙。

夕阳酿出一片酡红欲醉。

少女你缓缓抬起沾有水花的手,揉了揉微微蒙眬的双眼。踏着落地的碎花,归去。

忽然一阵急促的马蹄声传…

阅读(1220) 评论(0) 推荐(2)

我是会看着过去的自己流泪的。

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挤干泪水。只是每当我成长一步,就会割下一块生来就有的暖乎乎的东西,比如说天真。我很用力的慢下脚步去走,只是那些东西永远与成长的方向背道而驰,越行越远。所以说,成长就是残酷的把自己四割五裂,拼接成近乎于好的东西。

我现在脸上的面具很厚了,把面具摘下的时候发现已经和脸长得一样了。现在的脸如画皮般被自己强行涂抹上别人喜欢的色彩。她说王嫱我便涂上脂粉…

阅读(4390) 评论(0) 推荐(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