的娘姑大也是娘

(老家称小叔小婶为的大的娘,姑姑称姑大,堂轩是一村一姓共同祭祀的地方,为保持一份淳朴纯真我没有用官称)

父母相继去世后,我回故乡的次数少了许多。总是感觉父母在哪家就在哪,父母不在了没有了那份牵挂,那片故土剩下的也就只有我远远的记忆和深深的思念了。直到前几日,这种感觉被彻底地改变了。

那天,我坐在办公室悠闲地看着书。手机铃声响了,一看是堂妹打过来的,接通电话,堂妹告诉我老…

阅读(265) 评论(0) 推荐(0)

母亲生我的时候是高龄难产,待我洗过”三澡”后便下地干活挣工分了。那个年代里农村没有好的医疗条件和营养补充,母亲身体得不到好的恢复,全身浮肿,以致后来不能自理,用父亲后来的话说,当时的母亲就像“树筒子”,当然奶水也就没有了。

我是农历三月出生的,正是青黄不接的季节,农村很多家庭在这个季节里都已经没有多少口粮了,只能到生产队去预支。父亲在预支口粮的同时带回了少量糯稻,那时糯稻在生产队的种植份额很少…

阅读(2899) 评论(0) 推荐(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