邶风 静女

静女其姝,俟我于城隅。

爱而不见,搔首踟蹰。

静女其娈,贻我彤管。

彤管有炜,说怿女美。

自牧归荑,洵美且异。

匪女之为美,美人之贻。

是怎样无望而痴绝的爱,近在咫尺却犹如天涯的深入骨髓的绝望。

我本是一只玉箫,晶莹似雪剔透如玉,其中还有一丝似血的殷红。而如今我那残缺的身躯安静地躺在这个男子的怀里。这个男子不是我的主人。他是我主人的爱人。

我的主人叫…

阅读(1038) 评论(0) 推荐(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