瞬间黑云压城,狂风肆掠,气温昼降,仿佛回到了某个萧杀的冬日.只得放弃去苗圃给玫瑰除草的计划.等候良久终不见暴雨,天却亮了些,临时决定,回家看看.

来回穿梭,早已熟悉了一路的点点滴滴.我慵懒地坐着,不去管车的快慢,不去管窗外的叶绿花红.其实正是杜鹃绽放的时候,二龙山成了花的世界,但不是我的世界.不知不觉到了家门口,门锁着,锁已不是我兜里钥匙能开的锁.索性和友人四处走走.

此时乌云散去,抬头尽…

阅读(877) 评论(0) 推荐(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