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觉得桂花最具妖气。

它,不曾有艳丽的色彩,更不曾有妖娆的风姿,只是淡淡的黄或者橙,巧巧的小,粒粒的点,星星似的点缀于绿叶之间,一阵微风吹来,就把整个秋天俘虏。 这分明是有妖气,不然怎么就如此让秋动心?

我相信,很远的年代一定有一个叫桂花的女子。她必出生在江南,苏州或者杭州。一户人家,父亲是开小酒坊的,早出晚归店内忙碌,她藏于深巷不曾出门,每日刺绣或者帮母亲打理家务。

她不够大气,比不…

阅读(7854) 评论(0) 推荐(24)

夏静是一个有点小资情调的女子,每天都不会错过下午茶。公司楼下有一家茶庄,饭后,她坐在那里靠着窗户,悠闲地喝喝茶,翻阅一些杂志。仿佛半个小时的光阴在那一杯茶里能开出花。偶尔,很忙的时候,也会自己泡上一些清新的百合或者茉莉,办公室里悠哉片刻。倘若是周末,她还会亲自下厨,煮一杯奶茶,放几颗红枣,优雅而别致的茶香,让一个女子也精致着。

这天下午,她依然悠闲地在茶庄坐着,一杯红茶轻握手中,望着窗外遐想……

阅读(7846) 评论(0) 推荐(51)

锅台上,有妈妈烙饼的香味;院子里,有谁家晾晒的孩子尿布;老街上,有糖葫芦的叫卖声;桌上的书堆里,藏着儿时的连环画;你的故事里,还能看到我们红着脸的样子吗?——只道寻常香!在这样一个午间,大家都忙着小年的采购,我却寻思起久违的朴素香。

——题记

“旧时王谢堂前燕,飞入寻常百姓家。”第一次颇为正式接触“寻常”二字,便是在唐代诗人刘禹锡的这首《乌衣巷》里。那时候不懂诗中蕴含的曲曲折折,单单看中“…

阅读(6517) 评论(0) 推荐(16)

冬末,总是喜欢做一些刻意的事情,比如踏雪寻梅。

“墙角数枝梅,凌寒独自开。遥知不是雪,为有暗香来。”第一次读到和梅花有关的诗句,还是在小学的课本上。从课堂上得知,北宋有一位著名的政治家叫王安石,他提出了变法,因得不到支持而被推翻。处境艰难,内心感到孤独,以梅花自喻,抒发情感。至此,梅花在我脑海里和那些孤寂又清高的文人骚客有着千丝万缕的缠绕,它不俗,却懂的人很少。

很少见到梅花,特别是小时候…

阅读(5669) 评论(0) 推荐(28)

女儿在一边朗读课文,声音很大,语速过急,时不时地喘不过气来。

我偷笑。因为光听,我都感到很累。

而后告诉她:“慢慢来,朗读需要抑扬顿挫。懂得恰当的停顿,以此来换气。不但不累,还很舒畅。”

她小,不懂得给自己留出喘息的机会,自然读不出作者的情感。

忽而联想到我小时候听戏,特别是秦腔《王宝钏》后面一段,薛平贵十八年归来后,与王宝钏相见,王宝钏的一段唱腔:“老了,老了,实老了,十八年老了…

阅读(12379) 评论(0) 推荐(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