竟也会在这样一个闻得雨声之夜,提起笔写下一些流碎的文字。不知泪为笔而流,或是笔为泪而挥,就这么流着,写着;写着,流着,无人问津,我亦去留无意。

当亲人、爱人、友人似乎都在飘离自己的小天地,苍茫宇宙似乎便空留我一人。亲人,温馨的字眼,因血缘、因骨肉而亲,而当某些事情如今日般发生,刺痛了那一抹伤口,血流、骨碎、肉残。当避风港的大伞渐行渐远,自己便身无一物全然暴露于风霜雪雨中。闭上眼睛,伸开双手,不…

阅读(857) 评论(0) 推荐(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