细雨纷纷的清明时节,母亲不禁怀念起了我曾未见过的外婆,夜里开始对我讲述那些难捱的岁月。外公是个浪荡江湖的人,愁煞了外婆一个妇道人家,在田间地头奔忙着,拉扯三个儿女过着紧巴巴的日子。当那个刻薄的外公锒铛入狱,正是国内闹自然灾害最严重的一年,农民的庄稼都毁了,饿殍遍地。母亲是外婆最小的女儿,六岁那年看着外婆忍受长久饥饿而浮肿躺在床上呻吟着。莫约二十来天,那个所谓的“富农老婆”终究撒手人寰,没能亲眼见证…

阅读(3607) 评论(2) 推荐(25)

曾经以为自己会成为哥伦布式的人,赌气似的背着行囊义无反顾地往前走呀,走呀,做梦都想找到属于自己的“新大陆”。记得一个人在血色夕阳映照下,挤上了远行的大巴,挥手之间,返家的鸟儿嘶鸣声音不绝于耳,那一刻开始了另一种聚少离多的漂泊日子。于是,有些朋友慢慢随着时间沙漏的流逝而淡薄,疏远,甚至没了来往,杳无音讯,不知彼此是如何的境况。枫叶染红了眼神,菊花怒放灼人的金黄,秋霜浸透了渗出白发的双鬓,晃荡的双脚浪…

阅读(1890) 评论(3) 推荐(2)

远离了故土浪迹天涯的人呀,百无聊赖的夜晚依稀浮现眼前的景物轮廓,一杯烈酒下喉之后,记忆中些许温暖的影像会变得更加栩栩如生。少年情怀,单纯而辽远,蓝天白云的映衬下,满枝绽放着火焰光芒的花朵,春风拂过,花瓣飘落一地,满园红絮惹眼,无论海枯石烂,那临风翩然的伟岸依旧印记于心底,时刻深切地怀念着。

溪水叮咚流淌着,斜坡上即是故园,四季葱茏的龙骨树围起来便是栽种果蔬的方圆三亩薄地,园中算是祖上遗留的木棉…

阅读(3361) 评论(2) 推荐(3)

面对世事浮华反复更迭,潮起潮落,心头上能留住世间几许温暖呢?或许,曾经在青葱岁月里甚为重要的映像渐而淡忘,随着时间年轮的转动而烟消云散,只是在闲暇之时偶尔在心底泛起一丝微澜,荡漾开来,如静静地播放一部久远的老电影。那些默然而跳跃的画面不停地演绎着,往往成为触动神经末梢最敏感记忆的引线,让思维轰然陷入不可自拔的时光穿越。或浅唱,或高歌,都是那些关于青春之名的往事,只适合留给独饮的月夜斟满一杯的惆怅。…

阅读(2761) 评论(4) 推荐(2)

沿着掌纹,走入迷思,梦幻的翅膀划破黑夜的天际,一道飞驰的闪光,掠过静谧的湖面,停落在红土地那个偏远村庄正盛装妖娆的油茶花的花蕊上。听,山涧里泉水叮咚,简陋的校舍里传来稚嫩的书声朗朗,河水依旧翻腾着波浪,碧波荡漾,摇荡着蚕茧里萌芽的翅膀,他们走起路来仍然一摇一晃,是否能支撑起堆积千年的懵懂的梦想?这设问让人无比惆怅,那一脸太阳颜色的父母们却日以继夜地思量,如流水一般绵长,问君可否也曾见到他们笑靥带泪…

阅读(3174) 评论(2) 推荐(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