蔷薇红尽,我已通透。

于是,我隔着前尘,把后世看到岑渺;隔着喧嚣,把自我沉溺到阒寂;按下妄念,心无所执;最终明白了什么叫非分和僭越。

斥欢斥爱,蔷薇无伤。

那一年,我并不知道它叫蔷薇,只觉得开得放肆 。年少时的栅栏上,攀满这不顾一切的花朵,常常路过,带着欢喜。

蔷薇,多么美的两个字,那摇曳的风姿,如红颜近晚霞,像那隔岸的女子,必定不亲近,必定不能靠近。然而,那点艳,却又十分的引诱,…

阅读(1506) 评论(0) 推荐(1)

兰烬,暗红蕉。

我提笔走过了几座春夏,难找一个真正停靠的驿站。回首,笑对万千风景,我背上了单肩包,走在草色渐变的时空里。

生在江南,却断然这不是。一个人活在旧书的江南里,一座城里。我总是把江南当作素笺上的一朵小花,犹疑,它的绽放。

人语驿边桥。经过的时候,总是有一种错觉,像极了≪忆江南≫中的"弱柳从风疑举袂,丛兰浥露似沾巾。独坐亦含颦",寂静的喧哗。

那水上人家的雕花窗,总有一双烟…

阅读(4125) 评论(0) 推荐(16)

那年陌上花开,寥落的雨斑驳了青荇。

一痕一痕的脚印,一岁的相思不尽。

轻握海棠,半指香荑。

红影湿纱窗,瘦尽春光。

溪旁萌芽,对外凝香,相仿兰亭,化万般愁苦于杯盏,万斛饮下。

路旁冥盲中无告的孤寡,荒土里化生血染的蔷薇,攀尽了青条上的灿烂。

可君曰,旋拂轻容写洛神,须知浅笑是深颦。

君不知,但我欲君知,与君归处是清明。

“落花如烟凄迷,麝烟微,又是夕…

阅读(3911) 评论(10) 推荐(30)

当你拾起我的手,你把你的爱装满了我的整个空城。

我的脚尖在鹅湖雨后的软泥上留下或深或浅的痕迹,我期待见到你,那个自地平线上来的男子,从鹅湖泛着银光的那一端来,不论缁衣白裘,我都青罗相伴。

玫瑰灰的爱情,看不到发端和结局,你我不是蚊子血或朱砂痣,不是白米饭或窗前皎洁的月光,而是住在同一个蛹的两条蚕,黑夜漫无边际,只能相偎相依,至死不渝。把你看作唯一,岂不是我的懦弱?那年青罗,罗衫,那年陌上,…

阅读(3318) 评论(6) 推荐(13)

一卷烟,一片山,几点云彩;

一道水,一条桥,一支橹声;

一林松,一丛竹,红叶纷纷。 ——题记

我若是有这番情意,何必此恨绵绵无绝期。

陌上烟凉,茶糜了一季的时光,看落絮无声的飘落,携着落花的残香,思绪轻舞飞扬。

望着暮色四合的天空,聆听云卷云舒的怅叹,细数时光留下的痕迹。如水般的月色,从窗外倾泻而入,淋湿了地板,却斑驳了记忆。

尘缘陌上,是谁用尽此生的笔墨,在白纸上画出时间…

阅读(1564) 评论(3) 推荐(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