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我们上初中不像现在可以直接进入去学习,就连小学都要一级一级地考上来,低于六十分就要面临留级的险。

那个时候留级的小朋友太多了。我曾在二年级被老师无情地放下,妈妈多次找校长也未果,只好眼睁睁地看着同龄的好朋友在隔壁教室里上三年级,而自己和另外三名女同学一起呆在我们熟悉的二年级教室,和一帮起初被我们欺负的一年级小朋友一起做作业,就像忽然被遗弃在队伍后面的小兵,说不清的委屈,道不明的苦楚,常…

阅读(1223) 评论(0) 推荐(3)

——昆山义工联合会义工培训记实

六月未,梅雨季节如期而至,一场接一场的大雨,痛快的淋漓尽致。昆山这座偏邻上海大都市的小城被清洗的亮丽而干净。

这座城市的人们正在讨论着高考话题;公交车上放着和缓的音乐;周六的假日里,也少了往常水泄不通的拥堵,车水马龙,有序等待,悄然驶离;小街热气腾腾,来往食客阔谈风声,菜场人声鼎沸,白发的阿婆们相见甚欢,逛着菜场,聊着家长里短;公园内舞剑老者鹤面童颜,趁着下…

阅读(816) 评论(0) 推荐(0)

端午的粽香溢满小街,午餐的桌子上,黄酒连杯,这个纪念旧人节日的离开,炎炎夏天便来了。

由于胃不好的原因,我很少吃粽子之类的食物,但喜欢闻粽叶香,蒸煮之后的腾腾热气扑面而来,老远便闻到那独特的味道,伴着节日的气氛,偶尔也吃一口,但伴随而来的是排山倒海的倒酸,不知悔改之后的一年又同样如此。

今夏一直在下雨,一场接着一场,闹剧般无休无止地纠缠,湿了,又干了,晒好的被子,在连绵几天的阴雨后,又生出…

阅读(1035) 评论(0) 推荐(1)

大抵与字厮守的人,总归是成了姻缘,日思夜梦,行走睡眠,无不念着恋着,又或是上辈子欠下的缘份,这辈子要以字取暖,抱句且甘愿流连。

纵然是要受伤的,当手舞足蹈,或面朝大海时,暗里藏刀却在柔和的春风里。

字,便藏在深处,写好了,裱一裱,放在自己能够看的到的地方,偶有雨季,便借助潮湿,与心情一起翻阅,生生世世,似乎又重新来了一回。

少年时的文字长过翅膀,在风中飞翔,越过清澈与雄峻的山山水水,飞…

阅读(1108) 评论(0) 推荐(2)

流云易逝,时光如梭,变幻无穷与一泻千里是这个世界越发逞强的面目,通晓现实与接受自我,仅仅是无奈最后的情怀,如一只走出森林的狮子,站在不属于自己的大旷原,茫茫而不知所措,它无从觅取维持自我生存的美食,它所善长的其实早已淹没在风沙走石的小径深处。

现实披着一件炫丽的外衣,在阳光和月色的渲染下引无数彩蝶飞舞,美好是漂在水面的浮萍,随风逐流,站在岸上的人,脚伸根于土地,便越发期望远方更远的欲念。皇帝其…

阅读(1043) 评论(0) 推荐(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