乌云被集结,黄昏暗了夜,大风开始呼啸,树叶不断地砸下来。

一片叶子砸中了阿四的眉心,于是故事有了下文。

阿四这才抬起头,这架势,是要下雨了吗?

阿忆二话没说,阿四的脸上就一记拳印。

阿四揉揉眼,这架势,是要打架吗?

脸上又是一记拳印。

这次阿忆开口了,你小子,是要逆天吗!你没听见雷声吗?就你那三脚猫的功夫,谁要和你打架!

阿四又揉揉眼,这架势,我历经江湖多年,现在世道变…

阅读(1938) 评论(0) 推荐(2)

坐在院子里,村里的喇叭还在响。秋天的太阳时隐时现,泛黄的树叶不时的从空中落下来,只有院子里金黄色的玉米看上去有些暖色,风吹来,有些冷,我需要晒晒太阳。

四处能看到的除了山还是山,白杨依然那么挺直,尽管是贫脊的土地。

在这里,是我生命的开始,也是延续。

自从九一年的那个十月到现在,快二十一年了。这里有我的童年,有我的成长,有我的喜怒哀乐。

那些年陪伴我的有爷爷奶奶的故事,小时候觉得很…

阅读(1415) 评论(0) 推荐(1)

鸡鸣三更犁翻土,

日落暮里半月归。

时忆垅土愧高堂,

夜夜常醒心难安。…

阅读(2559) 评论(0) 推荐(4)

那年我们还在成长如雏鹰般爬行在他们的羽翼之下

那呵护恰如午后的暖阳,垂柳般温馨

小时候的时光被遗忘

或许三岁之前我们还没有记忆,但我知道出生时我在哭你们在笑你也在笑

那是你今生最美的笑容

你用粗大的手拉着我细嫩的手指说

我们拉勾,以后的路我们一起走

那时我听不懂你的语言

我的眼睛比水晶透明对一切充满好奇

看着你慈祥的面孔,我憨憨地笑了

而你也笑了,我似乎说你…

阅读(1655) 评论(0) 推荐(4)

不经意间翻开日历,今日农历四月十九……五年了。

过往的时光渐渐浮现,音容如在眼前。

君为人忠厚,祥和。一生清贫,未得一日清闲,操劳一生。于二00七年四月十九日去世,享年八十四岁。距今已五年。次年二月十九,汝也离去,享年七十三岁。至今长眠于东山之下四五载矣。今偶翻日历,往事种种,心难平。子不才,不孝。不言悔。不诉伤。记此,纪念。

无题

梦里忽闻呼唤声,青山绿树绕家门。

门前槐花阵…

阅读(1217) 评论(0) 推荐(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