窗外的风呼呼的疯吼着,敲打着透亮的窗户,快过年了,这样一年又过去了。

腊月的天气是冷飕飕的,特别是在这一个风雨交加的夜晚,怕冷的我早早地关上了门窗,切断外界一切冷源的传送,把自己隔绝在严寒之外。坐

阅读(1089) 评论(0) 推荐(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