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声

丝竹声

碎了一地的泪珠

是梦 是醉

凌乱的花瓣

是罪恶的残屑

伤痛把我重重的弹开

有你解不开的风情

我的身影终被大时代的风潮淹没

连回忆也不需要一丝同情

与生俱来的狂躁

是梦与理想的彷徨

我多么想就这样放任自流

为你涂上了瑰丽的颜色

遮住了眼

倒着时间的差

某个年纪 某个路口

熟悉的人 …

阅读(994) 评论(0) 推荐(0)

是不是错过某个人,我们才算真正的长大。

——题记

我们拥有的都不是自己想要的,命运的错位只能让我们枕着彼此肩膀哭泣。我得到了“幸福”却不快乐,因为我被折断了梦的翅膀。你拥有了“漂泊的自由”上帝却不知道你只想为一个人停留在某一点。

如果可以,命运的齿轮再次转动,我们都回到青春的路口。这一次,你我可否按兵不动?撇去失败与离别,忘记痛苦与烦忧。在那些简单的日子里,岁月还没在我们的眼角增添皱纹…

阅读(1179) 评论(0) 推荐(0)

那年我五岁是你口中的小姐姐,睡觉时你总是紧紧贴着我。你说小姐姐身上甜甜的、香香的总是给你安心的感觉。安心是什么?我迷糊的小脑瓜无法理解那抽象的词语。苏韵你的的脑袋里装的是什么?你,苏韵的手指轻轻一指。我感觉到脑门被一个胖胖的小手轻柔的点了一下。

那年的雨好大,我八岁。我要搬离这个熟悉的城市,未来的路好迷茫,我突然觉得自己不可能再这么简单下去,太多的突然袭击了我的世界,我的世界…

阅读(2560) 评论(0) 推荐(0)

忘记了是哪一年,我在女寝的墙壁看见了这么一段话,如果你的心里能装下别人的女人,那么我的床上也能装上任何男人。我不禁为这么个学姐大胆的言语而感到惊讶。也觉得为一个男人这么糟践自己,可笑,你把自己当作什么,妓女吗?妓女还是公平交易呢!我讨厌为男人坠落的女人。

那一夜,是一个姐妹的生日。大家都醉了,横七竖八的躺了一地。我迈过一个一个因为寂寞而腐朽的尸体,在满室的烟雾滚滚里看着天空的寒星,我喜欢看女人…

阅读(2955) 评论(0) 推荐(2)

爱上大叔不是意外,从看见大叔的第一眼丫头就知道爱上了就是爱上了。爱上一个人的感觉怎么样?我采访过丫头,丫头说就像喉咙上梗着的一根刺,吞不下去,也咽不下去。如此的恐怖的形容,让我不禁叹服。那丫头放弃吧?如果早可以我早就放手了。

丫头缩在沙发上有点瑟瑟发抖,不知道是因为这一季的寒风,还是因为大叔的漠然。那么聪明的人怎么会不知道我喜欢他,丫头的嘴角有了淡淡的弧度,只是只有丫头才知道那份苦涩连眼睛都变…

阅读(1945) 评论(4) 推荐(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