循着长满荒草的古道,迎着阳光漫游。当你闭上眼睛,在耳旁掠过的不再是风,是六朝的咏叹调,是“三秋桂子,十里荷花”的锦绣,是渔父高亢的歌谣,更是流过的千年。没有见到塞北的骏马,倒在“杏花烟雨”里偶遇了秋风。

秋,在大多时候,更像是夏的附属品。因为它除了温度稍微降低,在能看到落叶植物的枝头瞧见外,大多时候和夏天没有两样。它不像夏天那样火热,让人印象深刻;不像春天那样柔情,让人思慕难忘;更不像冬天那样…

阅读(6240) 评论(0) 推荐(9)

当瑟瑟的秋风掳走最后一颗果实,当滴滴秋雨祭奠完那季节的悲怆,就踏着软绵绵的落叶,飘然入冬了。一路紧赶的脚步,此时,舒缓了许多。

肃穆的冬,有如晚秋的满月,清寒的妆容,彻骨的明亮。沁心的朗照,着都是应为冬的简约:湛蓝的天空,再没了暗云的翻滚,呐喊的雷声,闪电的狰狞;裸露的土地挺起它宽厚的胸膛,坦坦荡荡地由近及远地向天边排去,荡然涤尽了春的悸动,夏的浮躁,秋的欲望,恬淡着性情,悠远这生命,还原着生…

阅读(7609) 评论(1) 推荐(9)

孤舟蓑笠翁,独钓寒江雪。

——题记

大雪冰封万里,怕冷的鸟儿早已不知所踪。峡渚之间,静静的江面上。一个佝偻的身影,守着一江冰雪。固执地将鱼钩放下,他在期盼什么,要钓起一江的春秋吗?寒风吹过,雪花纷纷扬扬,不见了一点踪迹。

中华的文明,被大地上的江河湖泊哺育着。有多少绝唱,曾将响起在湖畔江边。三王时期的尧有湘江,湘妃竹更是千古传奇。屈子的汨罗,龙舟穿越了多少感叹到达了今天。巫山的云雨又让…

阅读(12373) 评论(9) 推荐(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