序:

从目送到相逢。

从今年年末到明年年初。

从无法探知的远端到某一个停顿的缝隙。

从离别之初刻骨的想念到相遇之前的依然刻骨的想念。

2013.1.20

最让人产生距离感的地方是车站。

傍晚6点12分,在晚点整一个小时之后火车缓慢地停在安庆站,停在昏暗的天色下。拖着行李箱的人群朝着出站口疏空的地方流散而去,很快就随着等候已久的出租车或亲友消失在夜色里。商店门外流动闪烁的…

阅读(1472) 评论(0) 推荐(0)

碎片——为杰沉伦

{起点}

多年后,一段陈旧在记忆里的波澜壮阔,终会以不以物喜,不以己悲的口吻在嘴边回放。不紧不慢。

{浪得虚名}

在世人脸皮越来越厚的今天,“浪得虚名”由一个形容少数人的成语渐渐迁延成了一个大众化的成语,只要有足够厚的脸皮和足够强的心理素质后,任何人都可以堂而皇之地自封响亮的名号。当“浪得虚名”频繁见诸报端的时候,也就是这个社会愈发浮躁的开始!所以,不管我们以前,…

阅读(2580) 评论(0) 推荐(0)

樟树的守候

——纪念这个世上最疼爱我的人

厨房门外的一溜空地上默然植立一株香樟,几年前老婆婆栽种,也是她老人家入土后唯一不能焚烧给她带入天堂的物什。

细算起来,这株香樟已背屋伫立了5年了,风雨无悔地守候着屋外的几寸贫土,现在也在守候着栽种的故人。已是夏末秋初,香樟仍是枝叶繁茂,神采奕奕,四季常绿的樟叶在又一轮春夏风雨的洗刷下更加茁壮,叶色层次感鲜明。近梢的叶子嫩而翠绿,翠色欲滴…

阅读(1406) 评论(0) 推荐(2)

[痴]

薄暮十分风吹皱的温柔语气又被雨淋湿

想你是那长安街旁的一位贫家女子

轮回千年后成了我现在还在酝酿的心事

[认命]

烟味在屋里混合着刚刚还在的生气

然后是并不匀称的呼吸 也开始显示你和我的别离

刚刚才沸腾的一腔情绪 冷却的速度有些离奇

在确定你离开后 我开始在百度里寻找遥不可及的定义

第一行第三条写着的是难以得到的东西

顷刻间被风吹散的烟灰竟还带着饱满…

阅读(1694) 评论(0) 推荐(0)

在阳光刚好触及的角落,半温的茶水,一片陈设好的澄澈世界,狂慢的风夹卷着尘粒铺一层薄暮时分的安详。是谁的眸眼深处泛起无休无止的悲伤,融进落日的余光,心疼地说着原谅。叠错的心绪,一半阴湿,一半光亮。你和着我的歌声,顿挫的字句,缠绵悠扬,和音响里的鼓点,隔出了一整个月的遗忘,是那么漫长。

你想起了谁?我还在这里。

众多的生疏面孔,你们匆匆地迎面而来,又急急地散去,和你一样。曾臆想,你是一位画师,…

阅读(2156) 评论(0) 推荐(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