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提起“年”,我便不由自主的想起小时候在老家过年时的情景。那时候,一进入腊月,我就一天一天地数着日子,盼着“年”快快到来。家里穷啊!平日里难得见到油腥,只有过年,鱼和肉才有机会随便吃。因此,“年”便成了我儿时最美的期盼,想着能穿上什么样的新衣,想着能享受什么样的美味,那种渴望,那种期待,不亚于现时的人们对奥运会的企盼。

记忆尤新的是小年一过,村子里过年的气氛就渐渐浓厚起来。各种清扫首先登场,家

11:34 am 05/04全文(36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