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时候,年是一种渴望。渴望家人的团圆,渴望漂亮的新衣服,渴望无尽的红包,渴望满天的烟火,渴望美味的饭肴。长大了年是一份孤独。那份期待,那种渴望似乎少了份执着,我们再也不去计较谁给的红包多或者少,再也不去讨论谁家的烟花美不美,再也看不到四个一群五个一伙围在一起吃团圆饭,取而代之的是一种凄冷。儿时的玩伴都以物是人非。家家窜们走亲戚成了用微信拜年,有时候为了几分钱的红包争的头破血流。看到好看的电视节目也

10:39 am 08/20全文(4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