致夏风 .作者:程汝明

你担心网上发文被“偷”,就望网止步,我觉得,此“大可不必”。

你只要认真写,写出自己的特色,就不会被人“偷”。因你的东西,带着你独特经历,独特感受,独特的发现,独特切入点,独特叙述方式,独特的叙述味道。

另,文坛有“一偷即死”之说;正经的文人,是不会做此下作之事。

2016.6.28夜.于空心巷顽石斋

08:29 am 07/02全文(327)

致夏风 .作者:程汝明

你担心网上发文被“偷”,就望网止步,我觉得,此“大可不必”。

你只要认真写,写出自己的特色,就不会被人“偷”。因你的东西,带着你独特经历,独特感受,独特的发现,独特切入点,独特叙述方式,独特的叙述味道。

另,文坛有“一偷即死”之说;正经的文人,是不会做此下作之事。

2016.6.28夜.于空心巷顽石斋

08:51 am 07/01全文(290)

致夏风.作者:程汝明

你担心网上发文被“偷”,就望网止步,我觉得,此“大可不必”。

你只要认真写,写出自己的特色,就不会被人“偷”。因你的东西,带着你独特经历,独特感受,独特的发现,独特切入点,独特叙述方式,独特的叙述味道。

另,文坛有“一偷即死”之说;正经的文人,是不会做此下作之事。

2016.6.28夜.于空心巷顽石斋

11:47 am 06/30全文(294)

读稿笔记.(二)作者:程汝明

在清代,剪辫子要杀头,在“文革”,张志新说了句“世上没有绝对,‘最高’是在比较中产生的”,便被割了喉咙。“辫子派”,“割喉派”的“粉丝”,何止千万?小靳庄的诗歌“粉丝”,当年,不是以“亿”来计的么?——我们都还记的,小沈阳演了一个小品“火了”,多少名校的学生,学小沈阳说话,学小沈阳走路,学小沈阳忸怩作态,在海量媒介间嚷嚷:要为小沈阳编“语录”!要为“小沈阳语录”申

03:01 pm 05/27全文(470)

致冬夏青 . 作者:程汝明

冬夏青将我的小诗《雪花》,推入视频。——那沏骨入髓的音乐,那宏大、深沉,直撞人生的撼人画面,均让我为之一惊!

冬夏青先生的朗诵,让我想到天才的批评家别林斯基说过的话:好的文学批评,能激发作者的创造力,能让作者,在已经发表的作品中,再次发现自己。

视频诗歌,有着广阔的发展空间,也暗含巨大商机。它集合着音乐、美术、舞蹈、雕塑;集合着,人文历史的沉淀;集合着,历代

10:16 am 05/04全文(386)

雨后彩虹君:

谢谢您对我的关注!

您问我,“有没有可能,通过法律渠道解决”,糟蹋我发在网上的文章。

我想,在当今的文界,你和我,都是,无边草原间,一棵,小小的,小小的草。

另,在夏天,您被蚊子、苍蝇、臭虫,叮咬、啄擦一下,您能和它们“上法庭”吗?握手!

专此

顺致秋安

程汝明

2015年10月6日夜.落墨顽石斋.

06:33 am 10/11全文(252)

朋友送来几十只龙虾,说,放清水养几天,去去泥味,下酒挺好。

我将龙虾放进盆,加了请水,端到阳台上。第二天一早,一只龙虾被咬碎,只剩头、双钳、和黑红坚硬外壳。——谁咬死我的龙虾?东院的黄猫?西院的老鼠?飞来的什么鸟?我设想、推测,将盆端到屋里。第三天一早,我起来看龙虾,又死了两只,只剩头,双钳,坚硬的外壳。我开始紧张,屋里莫非有什么凶残异物?第四晚,外屋灯没关,夜半,我轻手轻脚,走到放龙虾的盆前

09:46 am 10/08全文(419)

《天天学习网》,2015年9月29日9时36分刊登的:《愿他们,终生安全》一文,是一篇,署我姓名,胡改乱弄的文章!

我的正文是:《愿他们,一生平安》。此前,国内多家网站、报刊,曾转载。

(声明人简介:程汝明,男,1950年2月2日出生,现居江苏连云港市赣榆区。——军人。记者。教师。厂长。经理。退休。写作。1980年开始发表小说、散文、诗歌、文艺评论。著有《程汝明文艺作品选》。作品多次获奖。

11:15 am 10/05全文(419)

每当看到一陌生网站,一家,从前不知其名的小报小刊 ,转发了我的小诗小文,我的心,总会一热,充满感动。我知道,这一天,我生命的疆域,又再次延伸------我无力一一回应,那些,我见过面的,和未见过面的友人。我只有坐在这夜的深处,遥祝他们:一生平安!

上午,为丰弟画集作序。

夜闻,东风君过世。

东风君,长我三岁,年,六十九。兄七岁学画,穷其一生,终未成名。——悲也?喜也?所生二子,均入画界

12:33 pm 09/25全文(3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