突然看到自己自从高中毕业后就没有再打开过的行李箱,上面落满了灰尘,拉杆和轱辘也不知道丢到了哪里。想想里面装的东西突然感觉一切都好搭调啊:泛黄的软抄、涂鸦的草纸、厚厚的《周国平文集》。仿佛一切还在眼前,但一切终究是回不去了。

打开写满东西的软抄,上面的零九年的字样似乎在证明着什么又似乎在嘲笑着什么。记得自己不止一次的问自己:“多年后的自己是否还记得现在自己的所想和所做?”想想正在敲击着键盘努力回

10:31 am 09/12全文(4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