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天,他知道我要走,早起了,异常的迅速。一路上,想好的许多话不知如何说起。他成人了,我不必再用以前的眼光看他,我们更如一对即将分别的挚友。在那个我们去往不同方向的车站,运气不错,来了一辆他去向的车,我急忙摧他上车,可他不愿上,执意要等到我上车后他再走。

"你快上,这车好久才一趟!"

"没事,今天还早,等你走了我坐下一趟"。

总是习惯于把他送上车,注视着他远去,突然间在车上望向他目送的眼

05:56 pm 08/15全文(4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