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天街小雨

夕阳,迷醉;暖风,微醺。黄昏若女子,卸下繁忙一天的妆容,以宁静清新的素颜,示于人们面前。

打开阳台的窗子,一股烤肉的香气钻进鼻子,好香!楼下烤乳鸽店的“杰作”,在这个黄昏诱惑着闻香而来之人的每一个细胞。众宾团坐,笑语欢声;觥筹交错,起坐喧哗。杯盘狼藉后,唯有剩骨残渣……宴酣之乐后,斜倚、剔牙、颓然乎一隅,抑或脚步凌乱的走出……没有人再回头看一眼!我看着那剩骨残渣,似乎听见

09:26 am 05/07全文(561)

保存到草稿箱的时候图片丢失问题

06:13 pm 05/06全文(5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