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别人面前表现得很好亲近,嘴角永远是一抹微笑。

实际上永远是不同的两种人。

当我无力的蜷缩在城市的某一角,没有人,没有人会帮助我,安慰我。

我不为别人活,“别人”都是不值得信任的。

朋友,我的标准是:在我痛苦的时候能立刻让我不痛苦。

很容易?有本事你来做到。

我不会跟别人讲我的难过,不会的。自己承担永远是我的风格。

当齐慕就一脸无聊的站在我面前。吹着口哨说:“又没有人

10:31 am 05/06全文(104)

某个尖锐的一笔,戳穿了我的心脏。

哥哥看我的文字,他说你的形容简直就是简单粗暴。

我不懂什么叫做文学,我只是文艺小青年般地记上一笔。执着的,不带一点思想的。

现在看来,我对文字还是很敏锐的。

我特别喜欢的声音就是气球爆炸的声音,简单的膨胀,声音的干脆,为此,我甚至把20只气球逐一扎爆。

虽然后来被爸妈批评了一顿,不过还是开心的。

常想小孩子怎么这么没头没脑。(亲,我也是这么

10:31 am 05/06全文(1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