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姨,我拿什么来感谢您?

——慎以此诗献给刚刚被病痛夺去了生命的赵育洵阿姨!

文/广缘

那一年,骄阳似火,

灼烧了我受伤的灵魂。

刚刚从人生的转折点撤了下来。

我的心在流泪,在滴血。

本想“跳出农门”,

一改往日的尴尬,

可无奈,老天,

十足地捉弄人,

又一次将我重重地,

抛给了残酷的现实。

那一天,

天瓦蓝瓦蓝的,

没有一丝云彩。

01:23 pm 04/23全文(573)